浏览模式: 正常浏览 | 列表浏览
怎么?我有说过我爱你吗
[ 2007-06-11 23:19:02 | 发布: 水之痕 ]
看过听过写过太多网恋的故事,只觉得,它像是一场与尘世脱离的虚壳,美丽而且寂寞。
  蜕蜕一直觉得,自己上辈子是只蝴蝶。
  在BBS上蜕蜕有很多奇怪而吸引人的文章,有时自己都忘了倒底写过多少。偶尔看到...

点此阅读全文...
爱与不爱
[ 2007-06-11 23:18:45 | 发布: 水之痕 ]
晴是我的一个女朋友。她恋爱时,很少有快乐的时光。每次坐在一起聊天,她就会向我抱怨自己的男友是一个不懂一点浪漫的木头。
  她经常忍不住发出质疑;他对我的爱,到底在哪里。后来她遇见了一个把口哨吹的很响亮...

点此阅读全文...
死,不是相许
[ 2007-06-11 23:18:26 | 发布: 水之痕 ]
  用生命写下的文字,我甚至不能看见它溅起的涟漪
  虽然三年级就着月光看砖一样厚的路漫漫,五年级用手电筒在被子里读完了红楼梦,而初中时居然不知从那里淘来了全本的金瓶梅囫囵吞下,我还是晚熟。初中时有同...

点此阅读全文...
我爱过,我不悔
[ 2007-06-11 23:18:10 | 发布: 水之痕 ]
故事的开始总是俗套的,特别是爱情故事,这永恒的主题总是千篇一律,对于那些幸福的人们来说,各种各样的幸福只有一种是适合自己的,而属于云烟的那一种幸福,就是平淡安然,特别是经历了种种事情之后,更渴望那种淡...

点此阅读全文...
“没有水,会有鱼吗?”
  “没有椅子,会百年站立吗?”
  “没有天空,会万物生长吗?”
  “没有她在听,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
  这是《星河港湾》节目主持人老岳的一个栏目头,每当半夜十点它从F...

点此阅读全文...
那天,我二十八岁
[ 2007-06-11 23:17:00 | 发布: 水之痕 ]
那天,我二十八岁。
  每年都要过这一天的,曾几何时,这一天是我热切的期盼,是我在娇阳下舒怀的意气风发,是我在夜色中放歌的年少轻狂。而一年一年的青春如荒草般长在我的脑后,目光由清变浊,激情由浓转淡,我...

点此阅读全文...
怅然
[ 2007-06-11 23:16:28 | 发布: 水之痕 ]
我有一支很好写的钢笔,英雄的,很老的那一种。我喜欢用它来书写,喜欢它在纸上自由滑动的那种感觉,这对我来说简直是一种莫大的享受。可是,是我不小心,摔坏了它,请了许多人去修,可再也没有以前那么好了,又去买...

点此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