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一生要读的60篇散文 寄小读者·通讯七 冰心
[ 2006-07-20 23:39:47 | 发布: 水之痕 ]
字体大小: | |
亲爱的小朋友:

  八月十七的下午,约克逊号邮船无数的窗眼里,飞出五色飘扬的纸带,远远的抛到岸上,任凭送别的人牵住的时候,我的心是如何的飞扬而凄恻!

  痴绝的无数的送别者,在最远的江岸,仅仅牵着这终于断绝的纸条儿,放这庞然大物,载着最重的离愁,飘然西去!

  船上生活,是如何的清新而活泼,除了三餐外,只是随意游戏散步。海上的头三日,我竟完全回到小孩子的境地中去了,套圈子,抛沙袋,乐此不疲,过后又绝然不玩了。后来自己回想很奇怪,无他,海唤起了我童年的回忆,海波声中,童心和游伴都跳跃到我脑中来,我十分的恨这次舟中没有几个小孩子,使我童心来复的三天中,有无猜畅好的游戏!

  我自少住在海滨,却没有看见过海平如镜。这次出了吴淞口,一天的航程,一望无际尽是粼粼的微波,凉风习习,舟如在冰上行。到过了高丽界,海水竟似湖光,蓝极绿极,凝成一片,斜阳的金光,长蛇般自天边直接到栏旁人立处。

  上自穹苍,下至船前的水,自浅红至于深翠,幻成几十色,一层层,一片片的漾开了来,……小朋友,恨我不能画,文字竟是世界上最无用的东西,写不出这空灵的妙景!

  八月十八夜,正是双星渡河之夕,晚餐后独倚栏旁,凉风吹衣,银河一片星光,照到深黑的海上。远远听得楼栏下人声笑语,忽然感到家乡渐远。繁星闪烁着,海波吟啸着,凝立悄然,只有惆怅。

  十九日黄昏,已近神户,两岸青山,不时的有渔舟往来。日本的小山多半是圆扁的,大家说笑,便道是“馒头山”。这馒头山沿途点缀,直到夜里,远望灯光灿然,已抵神户,船徐徐停住,便有许多人上岸去。我因太晚,只自己又到最高层上,初次看见这般璀璨的世界,天上月的光,和星光,岸上的灯光,无声相映,不时的还有一串光明从山上横飞过,想是火车周行。……舟中寂然,今夜没有海潮音,静极心绪忽起:“倘若此时母亲也在这里……”我极清晰的忆起北京来,小朋友,恕我,不能往下再写了。

冰 心

  八,二十,一九二三,神户

  

  朝阳下转过一碧无际的草坡,穿过深林,已觉得湖上风来,湖波不是昨夜欲睡如醉的样子了。——悄然的坐在湖岸上,伸开纸,拿起笔,抬起头来,四围红叶中,四面水声里,我要开始写信给我久违的小朋友。小朋友猜我的心情是怎样的呢?

  水面闪烁着点点的银光,对岸意大利花园里亭亭层列的松树,都证明我已在万里上。小朋友,到此已逾一月了,便是在日本也未曾寄过一字,说是对不起呢,我又不愿!

  我平时写作,喜在人静的时候,船上却处处是公共的地方,舱面栏边,人人可以来到。海景极好,心胸却难得清平。我只能在晨间绝早,船面无人时,随意写几个字,堆积至今,总不能整理,也不愿草草整理,便迟延到了今日。我是尊重小朋友的,想小朋友也能尊重原谅我!

  许多话不知从那里说起,而一声声打击湖岸的微波,一层层的没上杂立的湖石,直到我蔽膝的毡边来,似乎要求我将她介绍给我的小朋友。小朋友,我真不知如何的形容介绍她!她现在横在我的眼前。湖上的月明和落日,湖上的浓阴和微雨,我都见过了,真是仪态万千。小朋友,我的亲爱的人都不在这里,便只有她——海的女儿,能慰安我了。Lake Waban,谐音会意,我便唤她做“慰冰”。每日黄昏的游泛,舟轻如羽,水柔如不胜桨。岸上四围的树叶,绿的,红的,黄的,白的,一丛一丛的倒影到水中来,覆盖了半湖秋水,夕阳下极其艳冶,极其柔媚。将落的金光,到了树梢,散在湖面。我在湖上光雾中,低低的嘱咐他,带我的爱和慰安,一同和他到远东去。

  小朋友!海上半月,湖上也过半月了,若问我爱那一个更甚,这却难说。——海好像我的母亲,湖是我的朋友。我和海亲近在童年,和湖亲近是现在。海是深阔无际,不着一字,她的爱是神秘而伟大的,我对她的爱是归心低首的。湖是红叶绿枝,有许多衬托,她的爱是温和妩媚的,我对她的爱是清淡相照的。这也许太抽象,然而我没有别的话来形容了!

  小朋友,两月之别,你们自己写了多少,母亲怀中的乐趣,可以说来让我听听么?──这便算是沿途书信的小序,此后仍将那写好的信,抋序寄上,日月和地方,都因其旧,“弱游”的我,如何自太平洋东岸的上海绕到大西洋东岸的波士顿来,这些信中说得很清楚,请在那里看罢!

  不知这几百个字,何时方达到你们那里,世界真是太大了!

冰 心

  十,十四,一九二三,慰冰湖畔,威尔斯利

  

  《寄小读者》最初题名为《给儿童世界的小读者》,是1923~1926年冰心留美期间为《晨报副刊》的“儿童世界”专栏所写的通讯。自1923年7月29日起于该栏陆续发表。1926年5月北新书局结集出版时已达27篇(另有《山中杂记》在内)。1927年出第四版时加进通讯二十八与二十九两篇,计29篇。

  本篇为第七篇。它的前六篇所写的除阐明与小朋友通讯的动因及小鼠的故事外,主要是记叙赴美时从北京乘火车到上海之间的所感所见。这第七篇所记的则是从上海换乘邮船后的见闻与感怀。作者称它“算是沿途书信的小序”。

  《寄小读者》一书集中赞颂的是母爱、童心、自然美。这三者常常结合在一起,但在不同篇章中也常有不同的侧重。本篇侧重于描绘大自然的优美,同时通过对童心、母爱的称颂与追求,表达了对故国、故土与亲人的依恋与怀念。本篇明显地分为两大段,实际是两封信的合二为一。两大段相汇相连又各自独立成篇。

  第一篇,1923年8月20日写于日本神户。

  开篇从送别写起,以离情别意为思念祖国、亲朋作了感情上的铺垫之后,总写了海上头三天的清新而活泼的生活:除了就餐,便是随意散步和游戏,像小孩子似地套圈子、抛沙袋,并“乐此不疲”。何以如是?唯一的原因是海使“我”童心来复,唤起了童年的回忆。童年冰心是在海滨度过的。以自幼爱海的童心观海、状海,自当美丽非凡而又牵魂动魄。如是描写,既讴歌了童心,又为写海定下了赞颂与抒怀的基调。

  对于瞬息万变的海景作者又不是整日逐时加以描绘的,而是依次地写了三日内的不同角度的夕照下、夜半中的水上风光。

  十七日下午启航,过了高丽界,已时至傍晚。海平如镜,蓝极绿极。斜阳的金光又长蛇般地“自天边直接到栏旁人立处。上自穹苍,下至船前的水,自浅红至于深翠,”五光十色,变幻无穷。这夕照下的空灵妙景宛如色彩和谐,意境幻然的巨幅油画,可它却是用文字描绘出来的,读来不能不令人佩服于作者的笔力。

  十八日夜,正值牛郎织女双星相会之夕,银河横空,照到深黑的海上;空中繁星闪烁,水面波涛吟啸。这又是一番迷人而难言绘的海上夜景。

  十九日夜已抵神户,船徐徐而停。此刻,天上的月光、星光与岸上的灯光遥相辉映,环山周行的火车还不时地闪现一串“光明”。这里虽未再写海,而船停泊于海,“我”自然可见那来自天空、岸边的诸种“光明”如何倒映于海中。“我”的眼前真个呈现了难得看到的“璀璨的世界”。这“世界”实际也就是海滨码头一景,只是对海的描绘运用了“潜台词”般的暗写手法罢了。

  连写三次海景,却不觉得重复、拖沓,倒有简洁明快、层层出新之感。关键在于这三景各具特色,而且又以“我”的时起时伏的感情为纽带、为轴心,既使它们潜隐着内在联系,又使绘景之笔可进可止,不多着一句一字。

  一写中,“我”心情振奋,因“自少住在海滨”却少见如此奇美的海上景致。

  于是顺理成章地引出“恨我不能画”的自谦之语,这就在结束一写的当儿,突出了它的空灵绝妙,给人留下广阔的联想空间。

  二写中,写“我”由遥望远空银河与“听得楼栏下人声笑语”而触景生情:“忽然感到家乡渐远”,刚刚平复的离愁骤然再起。游兴既尽,景观再美,心中也“只有惆怅”。就此止笔恰合其适。

  三写中,写到许多旅客离船上岸,“舟中寂然,今夜没有海潮音”,静极之中“我”“心绪忽起”:想起母亲,忆起北京。心情的沉重致使“不能再写下去”。以此收束全段、全篇十分自然,且能赢得读者的共识与共鸣。

  第二篇写于一个多月之后的意大利慰冰湖畔。它以写湖为主,但不似前一篇分写三景,而是做了综合性的描绘与品评。全篇仍以“我”的感情为线索,物我相合,情景交融:朝阳下“我”转过草坡,穿过深林来到湖滨,席石而坐,为的是找这幽静之处给心爱的小朋友写信。面对水上闪烁着的点点银光和彼岸“花园水亭亭层列的松树”等异国风光,不禁骨到自己“已在万水之外”。满怀乡情“伸开纸,拿起笔”对“久违”了的小读者确实有“许多话不知从那里说起”,而面前“一声声打击湖岸的微波”“似乎要求我将她介绍给我的小朋友”,这就自然地表露了绘景的目的及其感情基础。

  湖上风光仪态万千,在作者笔下更是美不胜收。“湖上的明月和落日,湖上的浓阴和微雨,我都见过了。”它们各自的独特风彩自不待说,仅把“我”每日黄昏泛舟游湖时所看到的极其柔媚的美景“介绍”一二,就足以令人陶醉了:“舟轻如羽,水柔如不胜桨”,岸边树叶呈红绿黄白各种颜色,一丛丛倒映于水中,“覆盖了半湖秋水”,夕阳之下极其艳冶、喜人。

  “我”对湖的这般描绘与夸赞,既因为它的美是客观存在,也因为“我的亲爱的人都不在这里”,只有它以独具的魅力给“我”以安慰。这种情景作者在《通讯十六》中也曾写过:“到了威尔斯利,慰冰湖更是我唯一的良友,或是水边,或是水上,没有一天不到的。唯其是能给以“安慰”的“唯一的良友”,“我”对这极其优美的湖景才未止于单纯的欣赏,而是“以心会友”,在“湖上光雾中,低低地嘱咐他,带我的爱和慰安一同和他到远东去”。至此,隐蕴于全篇的爱国深情已近明朗化,使作品更加感人。

  前一篇极写海之美,本篇极写湖之美,湖海之间究竟“爱那一个更甚?”作者以设问作答自然地引出了对两者的品评与对比:湖是“海的女儿”,它们有相同处,也有相异的地方。就“异”而言,“海好像我的母亲,湖是我的朋友。我和海亲近在童年,和湖亲近是现在”。海深阔无际,“她的爱是神秘而伟大的,我对她的爱是归心低首的”。湖有许多红花绿枝为衬托,“她的爱是温柔妩媚的,我对她的爱是清淡相照的”。这种对比深刻而又贴切。正是这种对比以及贯穿始终的感情线索使得这写海、写湖的两大段浑然融汇、连成一气的。《通讯七》做为一个整体,虽写自日本、意大利却毫未涉及这些异国的社会意识,更无崇拜、依恋“乐而忘返”之意,倒是溢满爱国思乡之情,体现了写景抒情散文最为宝贵的思想意义与美学价值。


永久地址 永久地址: http://www.shici.cn/feed.asp?q=comment&id=5254

浏览模式: 阅读全文 | 诗词评论: 3 | 引用: 0 | Toggle Order | 阅读: 3224
引用 593423149
[ 2007-05-19 13:34:11 ]
[smile]
引用 593423149
[ 2007-05-19 13:34:56 ]
[idea] [star] [music]
引用 593423149
[ 2007-05-19 13:36:27 ]
[smile] [confused] [cool] [cry] [eek] [angry] [wink] [sweat] [lol] [stun] [razz] [redface] [rolleyes] [sad] [yes] [no] [heart] [star] [music] [idea]

您无法为这篇诗词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