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 你还好吗
[ 2007-05-24 22:59:37 | 发布: 水之痕 ]
字体大小: | |

不论在生活中,还是在网上,人人都会有朋友。朋友是什么?朋友就是彼此有交情的人、彼此要好的人。友情是一种最纯洁、最高尚、最朴素、最平凡的感情、也是最浪漫、最动人、最坚实、最永恒的情感。人人都离不开友情,你可以没有爱情,但是你绝不能没有友情,一旦没有了友情,生活就不会有悦耳的和音,就象死水一潭。友情无处不在,她伴随你左右,萦绕在你身边,和你共渡一生!
—题记

如果说2002年的那次不经意的邂逅,是令我难以忘怀的。那么,我和他的相识就如一个喝尽香茗的闻香杯,淡淡的留着茶香。

曾经我的手机上保存着他在QQ上回复通过我的身份验证的一条消息。没有删除这条消息,也许是想留下某些记忆,也许因为别的原因,现在已经记不清了。但是,我依然清晰的记得和他初识网络的点滴。

知道他的网名,是在一个叫“听雨山庄”的论坛,是他的一篇名为“我曾经是名军人”——写在“八.一”建军节的文章给我留下了深刻地印象。当时我就有了想要认识他的想法。于是,我记下了他的QQ。随后“听雨”论坛的服务器一直有些问题,连最先带我去“听雨”论坛的一个朋友也告诉我他要离开那里,说“听雨”不在适合他了。“听雨”将要关闭了。当时,我搞不清楚论坛关闭的原因,还有不适合呆在论坛的理由是什么,我只知道关闭将意味着不复存在。再说,连唯一一个熟悉的朋友都要离开了,而我在那里的呆的时间又不长,就更没有什么可留恋的了。只是“听雨”当时是我去的唯一一个论坛,也许是为了能对“听雨”留下些什么能够回忆的东西,也许是他的文字给我留下了深刻地印象,于是我给他发去了消息,而不久就有了回应。后来听他说,如果不是我说我是“听雨”论坛的,他根本就不会回应我!那我们以后就无缘成为朋友了!

凌月使我知道了网上有“听雨山庄”这个论坛。而“听雨”又使我有幸认识了他。“听雨”, 现在已经不复存在,留在了记忆里。而他们却永远成了我的朋友。

和他相识的日子是开心的。我有幸见过他的一张照片,一张戴着墨镜的照片,感觉酷酷的。还有一张小时侯的照片,可惜因为电脑的重装而消失了。他介绍了我好几个优秀的论坛和网站,还带我去了他的“小楼”,以及在名为“蓝色月光”论坛里的他的个人文集等。原来,他不仅在“听雨”是个举足轻重的人物,那时的他在网络上简直是个活跃分子,是他让我知道了“网络文学”和“灌水”。我常在他的小楼驻足,默默欣赏他的文字,分享它的心情。在QQ上我说,上网寂寞时我能不能找你,他说,行!有段时间他在网上的情绪很低落,一度有意想离开网络。那段时间他避开了所有熟悉他的网络朋友,庆幸的是那里面没有我,我在QQ上留言,他依然信守诺言,会出现。

都说网络虚拟,但我很庆幸认识的网络上的朋友都是有才气的、待人真诚的,友善的,犹如现实生活中的朋友一样。也使我知道了网络虽然是虚拟的,但只要彼此真心对待,即使生活在不同的城市,相隔遥远,未曾谋面也能成为朋友。一条短信,一声问候,彼此牵挂!读他的文字以及他叙述的故事,感觉很真实、很生活,想象得出现实生活中的他也一定是个性情中人,是个有着丰富的情感和感情经历的人。读他的每一篇文字和故事都有一种沁人心扉的感觉。“虚拟爱情”是他写的,也是他自认为最满意的一部小说,他很用心写这部小说,而我也有幸成了他这部小说的第一时间的阅读者。

人与人之间交往久了,就会有想更了解对方的想法。第一次和他通电话是在一个下午,当时我正在开会,很无聊。打开手机里的QQ看见他在线,于是我就和他聊了起来。也许他也正无聊,也许觉得聊得不够尽兴,于是他说他打电话过来,我说我打过去,还没定神呢我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刚接上电话就听到他的笑声,他说话的声音有些沙哑。我觉得他很健谈,我还告诉他:你说话的语调象相声演员在说相声呢!谁知这一聊时间就过去了近一个小时。挂断电话后我发消息问他:你知道我们聊了多久吗?他问有多久?我告诉他聊了四十五分钟。他说:啊!有这么久啊!随后他又发消息告诉我:其实认识也有一段时间了,就是想听听你的声音,听到你的声音了,感觉就好。我说,我也是。这是我们第一次这么近的彼此通话。

第二次通话也是在下午,觉得无聊,想起最近他刚出差回来还没有联络过他,我拨通了他办公室的电话,接通了,传来的是他那懒洋洋地沙哑地声音,我想他准在偷懒呢!一听是我的声音他那头便又开始滔滔不绝起来,讲起这次出差的所见所闻和发生的一些有趣的事。跟他聊天很开心,永远都有很多的新鲜话题,新鲜事,我想他平时一定是个“开心果”!

第三次的通话是在他告诉我要去北京出差的那段时间。因为有一些时间不见他上网,发过几条短信也没回应,我想他一定是出差了没回来。有天下午,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一看是他的,电话里依旧传来的是他那沙哑的声音,不过这次感觉他好象很累,有点有气无力。我以为是出差的一段时间太累了,问他怎么了,刚睡醒?他说不是,前段时间住院开刀了,是胃穿孔。现在出院呆在家里修养了。今天刚开手机看到我发的信息,就打过来电话。我说,你病了,我来看你吧!就象你小说中写的那样......。他说,别逗我了,再说缝线的地方就要裂了......。

就这样,有时我们会不期遇的在网上相遇,偶尔也发短信问候一下。我们在淡淡的交往、淡淡的问候中,追求着一种淡淡的友谊。

后记

现在他已经不上网了。写下此文,纪念曾经的网事。记得他曾经说过,以后他会很少象以前那样熬夜,因为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我也衷心希望,在某个城市生活着的他,工作顺利、身体健康!生活幸福、快乐!我会默默的祝福他,直到永远!

将本文收藏到: 天天网摘 和讯网摘 天极网摘 网络书签 好哦网摘 POCO 虎摘
永久地址 永久地址: http://www.shici.cn/feed.asp?q=comment&id=8440

此文还没有评论.

您无法为这篇诗词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