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少还有你
[ 2007-06-14 23:33:43 | 发布: 水之痕 ]
字体大小: | |
他同我生活在一个城市,在加拿大平静如水的生活中,我和他常常有时间品着咖啡听他讲他的当初。他嘴里的她生活在新加坡,一个典型的阳光少女,他说他看过她的照片,很健康很美丽的那种少女,后来她做了广告模特,他叫她lily。有一度,我很妒嫉这个lily,因为在我对lily有着强烈的仇恨感的时候,Jim是我的男朋友。
  在男朋友Jim给我制造的大量支离破碎的故事里,做为一个喜欢舞文弄默自认为是文人的我,也常常想把它总结成一篇完整的故事,在安静的时候,我会静静的去组织那些东西。一个男孩子,在偶尔的一次ICQ聊天中,认识了那个新加坡美少女Lily,在一种废累的状态下,结束了这种网恋。于是另一个人出现了,那就是我…………
  一
  1997年的春天,Jim认为自己是最最倒霉的人了。因为他被学校开除了,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一周内矿课达到了五天之多。他今天一进学校就看到学校公布的被开除名单上有他的名单,他还自嘲的对一旁的哥们说:“这下可以去打电玩了,你们继续学海无涯苦作舟吧!”可是Jim背着书包离开学校的时候,感觉没有往日逃课的兴奋,他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他愤愤的踢飞一粒石子心中忍不住想:“我是神童啊,从小就被大家公认的,总不会连高中也毕不了业吧?”Jim高中已经上了六年了,这听起来挺离谱的,因为他只有十八岁,他四岁半上学,在国内读到高三的时候才只有十四岁,可是高三没有毕业,全家移民来加拿大了,于是可怜的小Jim只好从高一再次读起。如果这中间不是出过一次小麻烦,他现在也应该高中毕业了。从小喜欢打架的Jim在加拿大打第一次架的时候就吃足了苦头,除了被警查抓去问东问西问了大半天,学校还毫不留情的把他开除。从那次以后,Jim就再也不想好好念书了,除了一种颓废,更多的是他对读高中真真正正的腻透了。
  那个被开除的日子,Jim在电脑上认识了lily。那天,虽然他尽量使自己看起来没事,可是他心里明白,他心情是真的不好,他重重的拍了一下键盘,然后坐在那里发呆。ICQ那个像小孩子叫似的声音一声接一声,他知道有好多人发信息要同他聊天,可他没心情,“去他妈的。”他关掉了电脑,一头栽在床上嘴里唱着:“走吧,走吧,为自己的心找一个家。”然后就睡着了。当初的Jim除了玩世不恭,还有一个最大的特点,特坏。他一直想不出自己既然已经有一个坏孩子的恶名干嘛不做点儿坏事,那样对不住自己的名声。
  不用上学的那段日子,Jim反而不知道该做什么了,以前逃学,为了打游戏,为了泡美眉,现在有大把的时间,他反而对这些不感觉兴趣了。他剪掉了一头长头发,开始了不用上课的每一天。
  早上,睡到十二点,起来吃第一顿饭,然后下午就是坐在电脑旁边整整泡在那里一个下午。晚上有时候会同朋友去喝酒抽烟聊天,但是到了周末的时候,他就会感觉心里乱糟糟的,他想:“得交个女朋友了,不然这日子可怎么打发?”只是他没有想到,他的女朋友会出现在电脑上。她就是lily,新加坡的女孩lily头一次在电脑上聊天就遇到了问题男孩Jim。她的第一句话Jim记得很清楚,她说:“我第一次聊天,我打字也很慢,这句话我打了十分钟。请多多关照。”因为她的笨,Jim很有兴趣同她聊:“还关照呢?你日本人呀?”
  “不是呀。我是中国人,现在在新加坡。”
  “你多大?”
  “17。”
  “比我小,叫我一声哥,我就同你聊。”
  “好吧,哥哥^^。”
  Jim吹了一声长长的口哨,他感觉挺过瘾。他对她说:“不行,要叫好哥哥。”
  “好哥哥^^,我刚到新加坡,这里很热,也没有朋友。好哥哥,你住在哪?”
  “马来西亚”Jim胡说八道。
  “真的??”
  “当然是假的!~~~哈哈”
  “不要耍我!”
  “好啊。我不耍你,调戏你行吗?”Jim对着电脑笑。他就喜欢欺付这些小女孩,他感觉最有意思了。
  “流氓。”
  “我是啊,你怎么知道的。”
  女孩子沉默了,Jim觉得无趣,他打了个响指,又想起一件事就问:“你要是漂亮,我就不耍你了。你做我女朋友吧!”
  “好吧^^”
  女孩答应的痛快了,他反而没不趣了:“我去洗澡了,洗得白白的,你等着我,我一会儿回来泡你。”然后就下线了。
  吃完了饭,Jim早就把这个新加坡的笨美眉忘得干干净净,朋友JACK叫他出去喝酒,他就跑出去混了。混到晚上十二点才回来。一上线就被ICQ上一大堆信息困扰着。他匆匆查看着,结果她发现一个叫Lily的,他这才想起来下午聊天的那个新加坡meimei。
  “你洗完澡了吗?”
  “我在等你呀!”
  “你是不是在刷牙?”
  “要这么久的吗?”
  “我不能等你了,我要上学去了。再见。”
  Jim自言自语:“有没有搞错,这么笨的人,还真在那里傻等?”
  在之次之后的一个星期,Jim发现自己总是在留意着Lily的出现,可是她却一直没有出现过。
  lily再一次出现的时候,那天正是Jim心情最低落的时候。他同父母做了一次很激烈的争吵。因为他爸爸再也无法忍受他这种生活方式了,很严厉的通知他,马上找一所学校继续读书,否则就不要再吃家里的饭。
  Jim坐在电脑旁边的时候,脑子一片茫然,正巧lily发过来信息:“嗨,你好吗?”
  Jim说:“巨不好!”
  “为什么”
  “因为我无奈!”
  “为什么无奈?”
  “小女孩不要问太多!”
  “同我讲讲啦,或许那样你会开心一点儿。”
  “我想搬出去住,不想住在家里了,因为我感觉无法同父母沟通。”
  “是呀,我理解你。我也有这种困扰。”
  ……
  Jim和Lily就是经过那次交谈之后很快建立了笔友的关系。这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他和lily就是在网络这个虚幻的现实中交流着。Jim会把自己每一天的快乐和不快乐与lily分享,如果她不在网上,他就会写长长的Email,如果几天在网上没有见过面,他就会失落,就会莫名其妙的心情不好。就是这样浑浑噩噩的网络恋情中,Jim过了整整一年,这一年之中,他收到过lily无数的照片,他也发过很多照片给她,那年他十九岁生日的时候,他关在房里和lily在网上庆祝了这个喻示着成人的生日。
  在电脑的旁边,所有的空间全都是lily的照片,Jim喝着啤酒,他们两人同时等待着十二点,虽然时差不一样,但是地球另一边的lily守着电脑守着心情在等待着说一声:“生日快乐。”十二点钟声响的时候,Jim哭了,因为她发过来信息:“生日快乐Jim,我愿今后每年的今天都可以陪你过生日。”
  Jim说:“我十九岁了,我不会再这样糊里糊涂的过日子了,我准备找工作,我要赚很多的钱,然后接你过来,我娶你好吗?”
  lily说:“我永远等待这一天的到来。”
  二
  Jim信守着他的承诺,他找到了他有生以来的第一份工作,送外卖。当他开着那辆二百块钱从报废车厂里开出来的车,穿梭于各种街道送pizza的时候,支持他的就只有两个字:“爱情!”他没有时间找朋友喝酒聊天,没有时间打撞球,没有时间打电玩,甚至没有时间打架。他从一个坏男孩子的圈子里爬了出来,在他懂得爱情这个东西的时候,他就决定改变自己的生活。
  我认识Jim那年,1998年,他刚刚二十岁,一个被晒得黑黑的帅男孩,那会儿我刚到加拿大不久,第一个暑假找到的第一份工作便是在餐馆打工,他做服务生,我是传菜的。那时候我只知道每天像一部机器一样传递一份又一份的菜,当厨房送出来的菜到我的手里的时候,我常常因为听不清楚那些不愿意迁就我而讲广东话的厨房工人在讲什么而出错,我哭过很多次,Jim便常常帮我,我也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就喜欢上他了。每天上工的时候想着还有他心情就会好一些,那时候因为我没有考到车牌,所以每天骑单车上工。后来有一次闲着的时候Jim就同我讲:“你快点考车牌吧,不然到了冬天你没法上工的,骑单车会冻死你的。”只是因为他这句话,我感觉到一种被关心的宠爱,我就是那一刻开始爱上他的。可是,很快的,我也发现他的心并不可能放在我的身上,因为我总有一种感觉,感觉他有一个很要好的女朋友,不然我找不出理由他对我这样一个被大家公认的美女孰视无睹。
  终于有一次我忍不住问他:“你有女朋友吗?”
  他的回答是肯定的:“我有!”
  虽然明知道会是这样的答案,但是心里还是明显的失落到了极点。再后来我终于离开了那家餐馆,因为开学了,我重新收拾心情回到学校,偶尔我会想到他,偶尔我也会打电话给他,纯粹的朋友。而那会儿他只有一个深爱的女朋友,就是网上的lily,当然这些都是后来我成为他的女朋友后才知道的。当时他是不会同我谈到Lily的,虽然我的好奇心包括另一些心理都使我不止一次的问过他关于他的女朋友,他是他从来都是闭口不提。
  四
  我当然不知道lily这一年被一个星探看中,做了广告模特,而Jim也会偶尔在网上看到lily拍过的一些广告照片。她开始处于一种半红不红的状态,那天在ICQ上Jim和lily讲:“我现在在存钱,我想多存一点儿钱去新加坡看你。”
  “不要太浪费了,你的钱赚得不容易呀,如果我有机会的话,我会去加拿大看你的。等我红了,我就有很多的钱,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了。”
  Jim很奇怪lily的这种态度,一直以来,她都是那样渴望着见面,如今他提出了这样的话题,他以为lily会感动,会流泪。可是他猜错了,他禁不住说:“你现在好像比以前现实了许多。”
  “因为我长大了呀!”
  “是呀,我也感觉你长大了。你都不喊我臭流氓哥哥了。”
  “那时候被你耍得团团转,你还说呀!现在我都不是小女孩了,你也不是小无赖了,我们都长大了呀!”
  ……
  在Jim看来,他也不知道lily是从哪一天开始对这种网络恋情产生一种疲累心理的。他始终用一种真正的感情投入着,可是她却一天一天的在退热。一开始她说她很忙不能常常上网聊天通信,虽然只有一些小配角和一些广告来拍,但是她好像仍旧很忙,直到有一天,她成了一个饮料的代言人之后她就彻底的忙起来了。那时候Jim还小心亦亦的提过关于她来加拿大的事,她的理由是太忙,而Jim又提出要过去看她,她的理由仍旧是太忙,抽不空来陪他。
  那天Jim用了个整个星期的薪水在电话里同lily聊了很久,具体聊到什么,Jim也没有同我讲过,我只知道那个下午,他没去上工,他给我打电话问我几点下课,要来学校接我,我很惊讶,1998年年尾,那个被我暗恋了很久的男孩子Jim终于被我得到了。
  那天他哭了,我从没有见过男孩子哭,可是他居然抱着我哭了。我手足无措,只是惊慌的问:“怎么啦?怎么啦?同我讲!”
  他说:“我知道你喜欢我,现在你还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吗?”
  我毫不犹豫的说:“我愿意,我想做你的女朋友。”
  Jim提着一只大箱子住进了我租的小屋,从此开始了长达一年半之久的同居生活。同居的第一夜,我们激情的做爱,唯一令我奇怪的是,他不吻我的唇。一个没有吻的爱情,在我看来是不健全的,但是我至始至终都无力得到一个真正的吻。后来当一切平静下来的时候,他给我讲了lily的片断,然后他很正式的告诉我:“在他的心中,有两个女朋友,一个是虚幻中的,一个是现实中的。”
  五
  日出而做,日落而栖,这就是我和Jim的生活写照。他打工,我上课兼打工。
  1999年的最后一个圣诞节,我终于完成了我的学业,可是我没有想到我和Jim之间的关系也如同我的学业一样,快要结束。我们在一起的时间我始终认为自己是幸福的,我们如同一对怕冷而依偎取暖的小鸟一样,而在我的心中,始终没有对这种取暖的感觉有一种真正的认识,我也没有尝试着想过如果有一天,窝里剩下我一只鸟的时候,我该用什么来面对生活。我的生活里只有一个Jim,我习惯于晚上相依而眠的感觉,习惯于对他讲我哪里痛,哪里不舒服,习惯于没钱但是攒钱、省钱过日子这样的感觉。但我从未试想过这种生活缺少些什么,或许也有想过,但是始终不肯面对,不肯认真去想。直到有一天,我无意中看到了Jim和lily的电子信件,我才明白一件事,在我和他之间始终存在一个很大的问题,但是我始终没有正视过也不想面对。
  Jim保存着几年来和lily的所有信件,所有的信件里全是真真正正的火辣辣的情,这同我和Jim一年多似水般平静的生活有着鲜明的对比。我终于忍不住打开他的ICQ,看到上面还有着lily的名字,于是我查了history。
  世纪末的最后一个圣诞节,Jim的餐馆很忙,我一个人在家里玩电脑,我第一次感觉到什么叫天塌地陷。因为我打开他的ICQ,上面lily在线,她传过来的第一条信息是:“臭流氓哥哥,你还好吗?我好想你!”
  我尝试着自己是Jim,我回讯:“很好。你呢?”
  “我好累。现在好怀念我们在网上的初恋,你还爱我吗?我现在很后悔结束我们的网恋,你知道吗?失去了才发现那很重要。你还记得那年生日吗?我说我愿意每年为你庆祝,可是今年你生日的时候,我在台湾做秀,我没有为你庆祝。”我想关掉ICQ,我知道自己的承受能力很有限,虽然这一年多我们曾经不止一次的谈到lily,虽然我也对她产生过深深的敌意,只是我从未想过我会面对她而且是通过台上这台电脑。可是一种内心深处的好奇心促使我还是与她聊下去:“那你呢?你还爱我吗?如果我现在去新加坡找你,你还会爱我吗?”
  “我会的。一直以来,我都以为我会遇到一个生活中的好伴侣,我不想自己累到只有在网上寄托一份感情,正如同我那次同你讲的那样:我们都太累了,如果不结束,只会破坏所有的美好。可是我知道,正是因为我们保持了这种美好的感觉,所以我在生活中再也找不到一份更美好的感情寄托了。”
  “我现在有女朋友了。”
  “我知道,是Vivian,你同我讲过,我明白的。不要谈这个好吗?不要提她,现在只有我和你。我想拾回我们丢掉的东西。”
  “如果我告诉你我现在只爱她一个人,你信吗?”
  “我不信,因为我相信某种感觉是相互之间的。我还爱着你,你不会抛我至九霄云外的,我相信自己。还记得我们第一次在电话做爱吗?我的初夜就是那次给你的,以至于我真正的初夜,我都不相信我还是处女,因为我始终认为我的第一次是给你的。”
  我舔到嘴角的泪,我关掉了ICQ。
  Jim回来的时候,我问他:“如果在lily和我之间做一个选择,你会选哪个?”他惊讶的看着我,半晌才回答:“你怎么突然问这个。奇奇怪怪的。”
  我回答:“我今天同她聊天了!”
  他的眼睛瞪得好圆,似乎听不懂我在讲什么。
  我继续说:“我用你的名字同她聊天,她真的很美吗?他有健康的肤色,适当的三围,他喜欢吃疏菜不喜欢吃肉,她发嗲的时候很腻但很可爱,她温柔起来像个小兔子,但当她生气的时候也很有性格,她的血型是奇怪的AB型,她最爱看的是日剧,她…………,但这些全是你告诉我的。我同他聊天的时候,我只知道,你们始终还在对方的心里占有着重要的位置,那么我呢?我算什么?”
  Jim恶狠狠的看着我:“你怎么可以这样。你用我的名字同她聊天,我最反感就是你这种女人……”他愤愤的抛掉手里拿着饭盒,那可能是他从餐馆拿回来给我吃的。我看着汤汁在地毯上流了开来。
  我泪流满面:“如果没有网上的lily,你会更爱我,如果没有她,我们是一对真正的恋人似足一对夫妻,可是因为有她,就是因为始终都有她。我永远都是区居第二,在她伤害你的时候,你就来找我疗伤,在你想她的时候,你就当我是她的化身,当你真正需要性爱的时候,在电话里也难也达到满足的时候,我的身体就是你的最好用武之地……”我的话没有讲完,Jim就狠狠的甩了我一个耳光,他从未打过我,我也从未想过他会打我。我瞪圆眼睛狠狠的看着他:“你究竟爱不爱我?如果你爱我,你不会只同我做爱,而不同我接吻,如果你爱我,你不会光索取而不付出。我不知道我们这一年多的日子算是什么,算是一种变态的恋情吗?我又有充当着怎样的角色?”
  Jim伸出手想拉我,我闪身躲开,仍旧狠狠的盯着他,他疲劳的坐在沙发上说:“我一直很爱很爱你,这种爱是说不清楚的。我同你讲lily不知道是出于怎样一种心态,但是我本来是想你接受他,也可以接受我,体谅我。但是我知道你做不到,现在知道你做不到。”
  “为什么lily却永远活在我们两个人之间呢?你和他的Email你一直保存着。在我们俩个人的生活中,永远都有一个Lily在中间,我要喜欢她喜欢的紫色,我要晒成她那样的蜜色皮肤,我要像她一样温柔,我要像她一样不爱吃肉,太多太多的东西,你在拿她的标准来要求我,我好累。我不是她,我就是我,如果这么久我可以忍住心中的妒嫉而从未发作是因为你的坦诚令我无以发做,是因为她在先我在后,但是我今天还是忍不住要同你讲,你可不可以忘记她,我也是人,也有感觉,女人有的自私的毛病我都有,我求你忘记她。”我失声的哭着甚至喊着。
  “不要要求我忘记她好吗?从一开始,我就讲得很清楚,在我的心中,始终有一个女孩子的位置,只是她不在我的生活之中,为什么要同一个虚幻中的人争呢?”
  “我想不出来我同一个有形无质的情敌争什么?你也想不出来我同这种影子情敌相争是多么的累。我想…………,我想我们还是结束吧!”我说出这句话后,心中却有一万个声音在说:“NONO,不要不要。”
  Jim说:“不要轻易说分手好吗?”
  我沉默着,我不知道到事情到了这样一个地步,我该做什么,可以做什么。
  沉默了半晌,他返身回到卧室,我听到他在收拾东西,我坐在沙发上,一动也不能动,我不知道这会儿是应该进去帮他去收拾东西,还是扑过去对他讲:“对不起,我刚才太冲动了,不要离开我好吗?”我不知道自己该怎样做。
  他提着他来的时候那个箱子走了出来,说:“我们分开一下,我们都需要冷静冷静。”
  我泪眼模糊的看着Jim走出了房门,心中拼命的喊着:“你为什么这么狠?你为什么这么狠?”
  如果说爱一个人是一种幸福,那么,爱一个人也是一种痛苦,最痛苦的事莫过于你爱他多过他爱你。而当一种习惯已久的依托突然失去,正如同两个相互依靠着的人,一个人走开,另一个人一定会被闪一下。我被重重的闪了一下,我发觉我跌倒了。当Jim提着他的箱子住进我的小屋那一天起,我就发现自己对自己这种承受能力真正的估计不足。一直以来我都在不知不觉中在重复着一个错误,那就是认为他是我的,他是我一个人的。可是我错了,他不是我的,他是他自己的,我无法左右他,更不能要求他像我爱他那样的爱我。
  整整两个星期,我每天除了去餐馆打工,剩余的时间全部都是在听音乐,每天将自己沉浸在音乐与眼泪之中,我从未试过听这么多的音乐,从未试过如此深刻的去理解每首歌的歌词。Jim一直没有打过电话给我,有一天我终于忍不住打电话给他的时候,他妈妈却说他去了新加坡。这个时候,我的音响里黄品源在唱着:“……最爱你的人是我,你怎么舍得我难过,对你付出这么多,你却没有感动过……”那一夜,我吞掉了药瓶里剩余的全部安眠药。只是我没有想到,在我自己的小屋里,我仍旧会醒来,没有小说情节里的那样,有人发现吞药的我送进医院洗胃,也没有小说中那样的男主人公跪在女主人公床前请求他醒过来的情节。我只是自己醒过来了,我睡了一天半就醒过来了。我摇摇晃晃的起来去洗了脸,然后打电话给老板,告诉他我病了,因为病得太重所以没有事先请假,问他还愿不愿意用我。在得到老板的肯定以后,我拿了外套走出了大门,我告诉自己:“一切都结束了。”
  我从没有想到Jim会在两个月之后的某一个时候突然打电话给我,我像往常一样,睡到中午,昨天晚上下工很晚,很累,中午被电话铃声吵醒。我接起电话,Jim就像两个月之前那样对我说:“小懒猪,起床啦!”
  一瞬间,我以为自己在做梦,我半晌都发不出声音来。
  Jim继续说:“是我啦,老婆,快起床啦!”
  我终于明白了,他回来了。我不明白自己是怎样的一种感觉,我说:“新加坡好玩吗?lily还好吧?”
  他沉默了,在我们两个人的沉默的大片时间里,我几乎忍不住要哭着问他:“你还要我吗?如果不要也告诉我一声好吗?”只是我强忍着,倔强的忍着。
  他说:“我什么时候可以见你?我有话要对你说!”
  我说:“好啊,随时都可以。”
  挂断电话之后,我像疯了似的,迅速的爬起来冲进卫生间洗澡,然后冲出来把衣柜翻得乱七八糟,我要挑一件漂亮的衣服。我坐在镜子前面细心的化着妆,我想边化妆边等他。整个下午,当我用一个小时精心化好妆,然后又去门口的便利店买了他最爱喝的NESTEA,然后又把厨房擦了一遍,把地板吸了一遍之后,他仍旧没有出现。我哭花了自己精心化的妆。Jim没有来,也没有打电话给我。
  我下了工回到家里之后,整晚都没有睡着,就这样躺着直到下午才起身,发现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下大雪了。到了上工的时间,雪仍旧下得很大,而且路面已经积了很厚的一层雪,我打电话给老板,我说我不想去了,这样的大雪,我估计不会有什么客人了,我想请假,但是老板说今天另外两个人也请假,无论如何还是要我去上班。我无奈的套上棉衣出了门。非常努力的将汽车打着,我同每一个辛苦行驶的车辆一样,慢慢的前行着。我突然想起去年冬天,我和Jim去滑雪时的情景,那是我们第一次出去渡假,我们两个人把所有的钱都堆在一起,才有了那一次美好的渡假。第一次滑雪的我,从山上像一个球似的往下滚的时候,我仍旧清楚的记着Jim惊慌的表情,他疯狂的追赶着连滚带爬往山下滑的我,嘴里不停的喊:“Vivian,Vivian……”,至今我仍旧对那种呼唤有着刻骨铭心的记忆,我不明白经过两个月后的今天,在他一次又一次伤害我的时候,为什么我的脑海里会这样持续的出现着他的影子,我不断的用手拍打着方向盘,可是眼泪还是滑了下来,他的笑,他的怒,包括他的麻木表情都是那样深刻的铬进了我的脑海里,怎么可以抹得掉?
  奇怪的是,在我开车在离Jim家里不远的地方,汽车开始喘起来,像每一次抛锚前的症状一样。我抹掉眼泪,根据我的经验,在它还没有完全出毛病之前,往路边转移。我的宝贝马儿终于在Jim家门口对面的路边发出最后一声哀呜停止了喘息。我看着马路对面Jim家的大门,我奇怪我的车子会如此有灵性的在这里抛锚,突然我有一种强烈的感觉,我要见到他,我要见到Jim。我打他的电话,可是电话没有人接,我下了车去敲他的门,家里也没有人。我又返回车子,我决定不找拖车,不去上工,我要在这里静静的等Jim回来。
  然而此时的Jim却在雪地里很快的开着车,我不知道他要去哪里,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选择在这样一个天气,开快车行驶在公路上。事后我可以想像的到他的车子像电影里的情节一样,打着滑转着圈原地转了一个半的圈然后撞向路边的防护栏,他的头重重的碰向了左边的玻璃,大片的碎玻璃上有着Jim的血……
  当我坐在车子里在Jim家门口静静的等着他的时候,我始终没有想到他会在医院的手术室里急救,我当时只想对他说:“如果没有lily,他会不会认认真真的爱我?”我还想给自己一个借口,我知道自己始终无法承受一个分手的结果。我记得那天的雪下得好大,我坐在车子里,几乎都被冻僵了,我想这或许是一种天意,天意叫我在他的门口突然抛锚,那会儿我甚至认为天意让我在这里等着他回来,可是我却不知道我永远也等不到他了。
  后来,Jim的妈妈从他的裤子口袋里找到一枚戒指,小小的一枚婚戒,我不知道他当时开着快车在雪地里是准备把这枚戒指套在谁的手指上,我想是我。因为在前一天的电话里,我仍旧可以清楚的记着他对着电话里的我说:“是我啦,老婆,快起床啦。”但是我永远不能知道这个答案了,因为他从未对我说过:“Vivnan嫁给我吧?”。Jim的妈妈说这枚戒指可能是他为我准备的,可是我没有要,我说:“也许它并不是属于我的。”我不知道Jim在新加坡的两个月里,有什么样的经历。也不知道关于Jim和Lily之间的网络之恋延伸到生活之中会不会有什么惊人之举。我只知道,Jim是从新加坡回来之后是打算要同我讲什么的,只是他始终没有对我讲。
  2001年,今天我结婚,在教堂的婚礼上,当丈夫隆重的为我套上那枚婚戒的时候,我仍旧可以清楚的记着Jim那枚没有主人的戒指,在庄严的教堂里,我仍旧忍不住又想到了Jim。无论现在的婚姻可以为我带来什么,是抚平伤口的一剂良药,或是一种逃避的方式,总之我于Jim之间是真正的句号。这个世界上本没有什么惊天动地一生一世的爱情,今天无论我是嫁给现在的丈夫或者Jim没有死,我嫁给的是他。其结果都是我嫁做人妇,只是令我始终不可以释怀的是Jim要说却始终没有说出来的那句话,那句话是什么呢?


永久地址 永久地址: http://www.shici.cn/feed.asp?q=comment&id=8639

此文还没有评论.

您无法为这篇诗词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