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痕
[ 2007-06-14 23:35:45 | 发布: 水之痕 ]
字体大小: | |
他开始注意到她是因为每天午夜12点,她都会准时下线。
  他安静地观察了一个礼拜,每天都是如此。12点一到,IRC里就会出现她深蓝色的QuitMessage。
  她的名字是jade。他想像她的皮肤像玉一样冰凉而光滑。
  在大窗里,jade从来不说话。和那些喜欢在大窗里叽叽喳喳的女孩相比,她是冷酷而独立的。
  她引起他的好奇。
  终于有一次他忍不住开了她的小窗。为什么每天一到12点你就匆匆下线?
  就在他等待得太久快要放弃的时候,他看见她的回答。
  因为午夜一到,灰姑娘就要脱下水晶鞋。这是游戏的规则。
  他对她忽然发生兴趣。
  他是一个28岁的英俊男人,在一家美国人的公司上班。因为工作出色,进公司才半年就被提升为市场部的经理。
  公司里又许多漂亮的女孩,一律穿高跟鞋和名牌套装,刷淡淡的胭脂和眼影。笑起来虽然美丽,却有一种公式化的刻板。他觉得她们好像是一个模子里铸造出来的。
  她们常借故在他身边转来转去。他试着和其中的几个交往,结果非常失望。她们总是很快地就提到婚姻,让他感觉窒息。那不是他想要的爱情。
  他开始试图接近jade。
  他对她说他喜欢的电影和音乐。虽然她的评论简短,可是他能感觉到他们在艺术上的相通。
  有一次他们谈到古典音乐。他说他喜欢Bach。Jade说,Bach的节奏与心跳的频率相近,所以会让人感到安心。然后他问她喜欢谁。Beethoven。
  因为身体的残缺使他在音乐中爆发,汹涌的旋律中有他对命运的愤恨和恐惧。
  她一到午夜就离开,有时甚至不等他把话说完。她的断然和决绝却带给他更多的诱惑。
  每次她下了线,他也会下线。关掉电脑,一边听着机器的噪声慢慢消失,一边拿起已经冰凉的咖啡一饮而尽。然后拉开厚厚的窗帘,打开窗户,俯在窗台上抽一支烟。
  清冷的月光照亮房间的一小块阴暗角落。烟头的那一点暗红却是灼热的,像暗藏在心底微微涌动的欲望。
  他想见到她。
  他对她一无所知。年龄、职业、身高、容貌甚至声音,一无所知。他只知道她是jade,午夜12点准时消失,仅此而已。
  他说,你是否可以对我说一些你的生活,我只是想做你的朋友。她说,我没有朋友,也不需要。走得太近,不是摧毁,就是被摧毁。
  那是她一贯得冰冷态度,他已经习惯。
  可是那些瞬间暴露出来得温情,会让他觉得她是一个需要照顾得柔弱女孩。比如她会告诉他,她在街上看到一件暗红色得吊带长裙,上面有大朵黑色的花,妩媚而妖冶。非常喜欢,看了很久,终于买下。她也会告诉他,她想去美国,因为那里有她一辈子的梦想。
  喜欢漂亮裙子有美丽梦想的女孩,应该是美好的吧。虽然有的时候,她散发出来的孤独和绝望,会让人的心冻结起来。
  他终于忍不住说,我们见面吧。
  那么你有足够的理由吗?她问。我有。他回答。我有一只遗落的水晶鞋,我想看看合不合你的脚。
  他等了足足有十分钟。终于看见她说,我的样子也许会让你失望,非常失望。
  我不在乎。我只是想见到你。
  然后他看见两个字。好的。约会前的一个钟头,他去了那家过去常去的花店。老板娘笑着走过来和他打招呼,一面从桶里抽出大把的红玫瑰。
  他轻轻摇头。
  他在店中央站了很久,最后挑了一大捧蝴蝶兰。蓝紫色的蝴蝶尽力地伸展着风情地翅膀。那是他内心地样子。他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这样渴望见这个他几乎一无所知的女孩子。
  地铁微微晃动的车厢里,许多年轻的女孩都向他投来好奇的目光。这个抱着一捧花的英俊男人,给地铁里的昏暗浑浊带来了一点亮色。
  他的目光扫过那些女孩的脸。她会坐同一班地铁去赴约吗?他微微地笑了。
  他知道她未必漂亮,但是一定有一双聪慧敏锐地眼睛,可以洞悉一切。
  他们面对面坐在一家咖啡店里。
  Jade地样子有点出乎他的意料。她如此年轻和美貌。长长的漆黑的头发从面颊旁边垂落下来,整齐的刘海下面是一双漆黑灵动的眼睛。灯光在黑色的瞳仁上反射除一点透明的光亮。嘴唇是鲜红湿润的,像一朵盛开的玫瑰,让人忍不住要俯过去亲吻。
  看样子不过是在大学里念书的女孩,可是甜美的外表下却散发着冷峻阴郁的气息,可以置人于死地。或者太美丽优秀的女孩,才会如此孤独吧。像长满刺的花朵,轻轻一触就要流血。
  他把花递给她的时候,她快乐地接过来。只有那一刻脸上才浮现出她这个年纪该有地甜蜜满足的笑容。
  知道我为什么肯见你吗?她有着很悦耳的清甜声音。因为你从来不问我太多的问题,你让我感到安心。
  他终于对她有了一点点了解。知道她是一个大四的学生,即将毕业。
  一直没有住在学校的宿舍里,在学校附近有一个自己租来的小公寓。晚上上网,12点准时下线。
  这个22岁的女孩,应该有着正常的生活。白天在学校里上课,晚上和朋友去逛马路,周末的时候从大把的追求者中挑一个出来一起吃饭看电影。但是她没有。他记得她说,我没有朋友,也不需要。在网上的时候,她也常常一言不发。有人在大窗里骂她,说她摆臭架子。她只是沉默。
  如果要走近她,也许真的很难。但是他感觉天性中的混乱好奇被撩拨起来了。
  她坚持不要他送回家。在地铁站台,他们等待相反方向的两列车子。
  她的车先到。她一步迈进去,然后转身对他说再见,没有多余的言语。她的怀里有一把展翅欲飞的蓝紫色的蝴蝶。
  车门关上,他们隔着玻璃对望。然后车子开动,一切迅速地模糊。
  他开始想念这个认识了两个月,只见过两个钟头的女孩。不可抑制地想念。但是他不动声色。
  每天晚上,他们还是像往常一样聊天。他问她要了E-mail地址。12点她离开以后,他开始给她写mail。Mail很简短,常常是说那一天他的工作和心情,有时也说一些往事。可是他每天都写。
  她一封也不回。然而他是一个固执而坚持的男人,他会努力得到他想要的东西。
  终于有一天她问,你有什么打算吗?那个时候他已经不间断地写了47封mail。他回答,有,我想你做我的女朋友。
  他听见自己强烈的心跳和呼吸。他居然会为一个女孩子紧张得手心出汗。
  你想要我是因为你对真相一无所知。但是真相也许过于惨烈,你无法接受。
  一时间各种可能在他脑海中闪现。
  也许她曾有过很长时间的同居史,也许做过人流,也许吸过毒,也许犯过罪……
  但是他想和她在一起,想抚摸她冰凉光滑的皮肤,想把头埋在她的颈窝里,想亲吻她的嘴唇和耳垂。
  他说,与真相比较起来,我更宁愿被你摧毁。因为我如此爱你。
  她忽然quit。那是他见到她以来,她唯一一次不到点就离开。他不明白她为什么表现得这样激烈。也许他的鲁莽刺痛了她。他关掉电脑,在一片漆黑中磕磕碰碰地爬到床上躺下。他想自己是不是疯了。以他谨慎的个性,是不会做出这些幼稚而疯狂的举动的。
  他迷迷糊糊地睡着。醒过来的时候是凌晨三点。因为微微的闷热出了许多汗,他走进浴室去冲洗。
  出来的时候清醒了很多,于是打开电脑准备给jade写第48封mail。他决定坚持到最后。
  他的信箱里意外地躺着一封mail。
  Jade写来的。发信的时间是凌晨两点。里面有一个地址,是西区的一个酒吧。晚上8点,你可以看到真相,如果接受,我就永远和你在一起。这是mail里唯一的一句话。
  他忽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是兴奋和恐惧交织在一起的期待。
  下了班以后他去了一家珠宝店。他想买一件礼物给她。如果她答应和他交往,那么他至少应该送一件礼物。
  他挑了很久,终于挑中一根项链。细细的简单的样子,有一个透明的滴水型水晶挂坠。年轻的女孩是容易满足的,他想她会一定喜欢。
  店里的小姐帮他把项链放在一个丝绒盒子里,微笑地告诉他三个月内可以退换。
  他把盒子放在西装口袋里,推开玻璃店门,朝酒吧地方向走去。暮色正在沉沉落下。
  推开酒吧厚重的木门,嘈杂的音乐混合着呛人的烟草味道扑面而来。
  她已经坐在里面等他了。在角落的阴影中,他认出她的背影。
  他和她相对。
  她穿着一件鲜红的中袖上衣,复古的式样。立领和黑色的盘扣。漆黑的发垂落下来,衬得她的脸更加娇艳动人。他又禁不住心动了一下。很少有女孩让他这样心动。
  她安静地看着他,目光已经不像上次那样飘忽游移。她是在看着他,甚至带了一点点温柔的味道。
  他等着她开口,忽然有点惴惴不安。在他一帆风顺的人生中,似乎还没有什么可以让他感到如此惶恐不安。
  她看了他一会儿,然后伸出左手,撩开了她浓密漆黑的长发。
  他的心猛地往下一坠。
  她的头发下面,在额头上,有一片狭长的暗红色的疤痕。一只微微变形的左耳,上面有着同样的扭曲着的触目惊心的伤疤。
  这是2岁的时候的一次烫伤,她说。你能接受吗?
  他促使自己从慌乱中平静下来。他记得自己的诺言。
  我能,他听见自己略带颤抖的声音。烫伤的面积并不大,我们可以找一个很好的整容医生。一定会好的。
  他的手伸进口袋触摸到那只丝绒盒子,准备把它拿出来。他不想让她感觉自己是一个轻易就会被击倒的男人。
  就在那一刻,他看到眼泪迅速地充盈了她的眼眶。她的左手挪到下巴下面,慢慢地打开黑色的盘扣。一颗,两颗。
  他紧张得忘记了呼吸,他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他感觉自己在这个晚上已经够承受了太多。
  终于她把胸前的一小片衣服缓缓打开。
  他忍着没有惊呼出来。
  在她的皮肤上,暗红的扭曲的伤痕像蛇一样密密地蜿蜒,从颈到胸到他目光无法触及地地方,四处蔓延。虽然光线很暗,他的眼睛还是被刺痛了。
  他在惊恐中丧失掉任何语言。
  她敏锐的目光捕捉到他的失态。她是一个可以洞悉一切的女孩。她微微地嘲讽地笑了。他不清楚那是在嘲笑他,还是她自己。
  她慢慢把扣子一颗一颗扣好,然后叫了两杯whisky加冰块。这是她第一次把自己的故事告诉给另一个人听。
  我的颈部以下一直到膝盖以上,到处都是这样的伤痕。它们和我一起成长,陪伴了我20年。这20年以来,我一直非常非常非常小心地不让别人知道这个秘密。
  上体育课的时候,如果风太大,我就请病假呆在教室里,我怕风把头发吹起来。
  体检的时候,老师悄悄安排我单独体检。可是体检医生们的叹息,都是插在我心脏上的刀。
  没有朋友。曾经有过一个,但是害怕她太接近会发现我的秘密,所以渐渐疏远了。从此不再交任何朋友。
  夏天不能穿无袖、低领的衣服和短裙。同学们都觉得我冷漠而怪异。
  她停下来喝了一口whisky,冰块在酒杯里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他觉得自己的眼睛湿润了。那是他无法想像的悲惨人生。
  我想过要自杀,各种方法都想过。可是我害怕死的时候,他们会发现我的秘密。
  如果我仰躺下去,那么额头和耳朵上的伤疤就会被人看见。所以我拼命忍着不死。
  后来考上大学,不能再住在家里。但是如果和同学住在一起,一切都会暴露。一想到去公共浴室就更加让人心惊肉跳,我可以想像她们尖叫着逃开的样子。她们会把我当成怪物。所以在学校附近租了房子,很贵,可是有单独的卫生间。
  我就这样小心翼翼地生活,很幸运从未被揭穿。但是那种恐惧,在我心里生了根发了芽疯长起来。深深深深的恐惧。
  希望毕业以后可以去美国,那里有最好的整容医生。小时候做过几次手术,但是都不成功。每次躺在手术台上,就感到绝望。我一定要去美国。可是已经被拒签了两次,如果这一次再被拒签的话……
  Jade忽然把脸埋进手心里痛哭起来,沉闷而压抑。他去口袋里找手帕。手触碰到那只丝绒盒子,捏得手心都出汗了,终究还是没有拿出来。他意识到自己买了件愚蠢的东西。
  那晚之后,他再也没有在IRC上见到jade。也许她知道自己不能成为那只水晶鞋的主人,所以带着深深的绝望消失。
  他想写mail给她,说几句道歉或者安慰的话,但是每次写了开头就不知如何继续下去。
  白天上班的时候,看见公司里那些笑颜如花的女孩子,才知道生活中最残酷的事情是什么。上帝造出一个完美的人,却失手把她摔坏了。而给她最深的伤害的,不是命运,是他。可是他却无能为力。他痛恨自己的懦弱。
  晚上躺在床上,睡意朦胧中看见她缓缓地打开衣服。那些丑陋的伤痕,像蛇一样在她的皮肤上四处爬行。他惊醒过来,额头和手心满是粘湿的冷汗。他不知道她是如何在孤独和恐惧中度过漫长的20年。
  他想到她,心里就会异常疼痛。他无法面对她,无法面对自己给她带来的伤害。
  但是他更不愿意去想像手指抚摸在她皮肤上的感觉。那些丑陋狰狞的伤痕,缠绕着他,让他窒息。
  仿佛看见过去20年的时光。一个女孩,躺在黑暗中,手指不断地抚过身上凹凸地痕迹。眼角有泪滑下来。渐渐冰凉。
  他感觉自己被汹涌而来地黑暗淹没。像一个在水中沉溺的人,无法呼救。只有挣扎。
  始终无法摆脱负罪的感觉。
  然后忽然有一天,他收到她的mail:
  我第三次被拒签,所有的梦想最终还是破灭。下个星期我应该去公司上班了。但是我该如何把头发挽成干净的发髻?我该如何穿上套装的短裙出现在新同事的面前?我想走,走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远到没有任何的人。那条暗红色的有大朵黑色花朵的吊带裙,会一直带在身边,虽然我这一生都未必会有机会穿它。谢谢你曾经爱我,给我带来短暂的温暖和幻想。虽然短暂到要用小时来计算,也已经足够。
  他走到窗边拉开厚厚的窗帘。
  无边的夜色寂静地翻涌,清冷地月光照亮了房间里一小块阴暗角落。
  这是夏日的一个平常夜晚。
  那个满身伤痕的女孩,永远不会再出现。
  他忽然伏下身去,崩溃地哭泣。


永久地址 永久地址: http://www.shici.cn/feed.asp?q=comment&id=8644

此文还没有评论.

您无法为这篇诗词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