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给我三刀吧
[ 2007-06-14 23:36:06 | 发布: 水之痕 ]
字体大小: | |
当他兴冲冲的走出地铁,看见她站在约定的地方等他的时候,他突然想起网上形容描写见到恐龙常用的那个词“夺路而逃”。
  但是他不能逃。为了这个见面他已经使用了500个“我爱你”、1000句“对不起”和无数“我真的不在乎。”只是,他无论如何都想象不出一个声音如此温柔动听的女孩竟然……
  那一刻,他承认自己俗了。
  “看来,我真的不应该来。”她竭力微笑着说。
  对着镜子练了一个晚上的笑容还是浮现了出来,可是早就想好的台词早就忘的一干二净。他尴尬的看着她。
  “现在这样说,是不是太晚了?”他和她是在一个叫《大话西游》的聊天室认识的,所以,她的话依然是熟悉的调侃。
  他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是如此的笨嘴拙舌。他一向觉得自己很贫的那种男孩,尤其是在漂亮女孩面前的时候,他的表现欲总会得到很好的发挥。
  可是,现在只有沉默。
  还是按照电话里商定的那样,他们坐在路边的麦当劳临窗的一个座位里。有很多奇异的眼光围绕在他们四周。
  他觉得自己的脸是红的,但很快他恢复了固有的倔强和自信,他把那些目光一一击败,一本正经地到前台买了可乐和薯条,坦然的坐到她的对面。
  他看得出来她眼神里的感激,纵然是一闪即逝,转而被冷漠和拒绝而代替。
  在他的想象里,温柔的她是不应该有这样的冷漠和拒绝的。而这冷漠和拒绝是刚刚在十几分钟前才产生。
  “你,和我想象中的,一样。”说完之后他立刻后悔起来,因为语气里的虚假和拙劣连自己都能百分百的听出来。
  “对不起。”添上的这句话简直使他有些羞愧了。
  因为她已经把视线转向了窗外。
  “吃点东西吧?”
  几分钟后他把那盒冰激凌举到她的面前,他不愿意第一次与网友的见面会这样的压抑和难熬。
  她说声“谢谢”,然后就埋下头去。
  “慢一点,太凉,对胃会不好。”这句话让他释然了许多,因为他分明听出她再一次的“谢谢”里有了些真实。
  说来已经认识有半年的时间了。他曾在电话里无数次构想过见面时的情景,浪漫烧昏了他的头脑,所以任凭她怎么的浇冷水,他都以为是她的矜持和害羞。
  “你不要后悔。”
  “不会!”
  “你不要后悔。”
  “不会!!”
  “你不要后悔。”
  “不会!!!”
  “你不要后悔。”她最后的这句几乎是充满了绝望和悲伤的。但是他的回答还是那两个字。
  窗户面北,看不到太阳,所以不知道时间到了什么时候。他也不敢把手机拿出来看看时间。就这样沉默的坐着。
  按照计划,下午是要去北海的。
  “去北海好吗?”
  “不去好吗?”
  “去!”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非要按照自己的承诺去做。或许,他是想弥补一些什么。也或许,他是想给她留下一点美好的回忆,即使这种想法让他有点犯罪感。
  坐在出租车里,整整有半个多小时的时间,他们没有说一句话。
  从下车到公园门前的售票点的这段路程里,他不经意的发现,她总是习惯走在他的后面,他回头看她的时候,她便会惊觉的闪开。
  她的躲避让他的犯罪感揪心的在他的心里来回穿梭。
  他牵她的手,在经过一条石头路的时候,她挣脱了。或者说,她把他甩开了。
  坐在石山上,是北海的碧波和微凉的风。
  她的心情仿佛好了起来。逐渐的好了起来。
  她很开心地说起聊天室里的故事,即使那些故事他也大致全部知道。她开心的笑,于是他也开心的笑。
  气氛渐渐的好了。
  天也渐渐的晚了。
  该说分手了。
  但是谁都不愿意开口说话。
  因为,说了再见之后,彼此都知道已经不会再见到。
  她用报纸的封面在折一个东西。
  “折什么啊?”他问。
  “折出来你就知道了。”她说。
  她拿报纸折成的那个东西在他面前晃了晃。
  “究竟是什么啊?”
  “是刀啊,小笨笨!”她第一次用了在聊天室里经常对他说的那个词,小笨笨。他的心仿佛被刀刺了一下。
  小笨笨!他在心里念叨着。
  “信不信我一刀砍死你?”
  他想起第一次认识她的时候,她说:“注定爱上你的女孩都会活的很辛苦。”
  “说话啊,信不信?”
  他想起他第一次对她说他爱她的时候,她迅速离线前说的那句话“不要轻易的说你会爱上任何一个人。”
  “你怎么了?陈?”她叫他的姓。她说过叫一个人的姓比叫一个人的名字更亲切。
  “我真的砍你了?”说着她用那把纸刀砍到了他的脖子上。
  “再给我三刀吧。”他说。然后低下了头,把脖子送到她的手底下。
  她蓦地哭了……
  “陈,我该怎么办啊?陈,你告诉我,你告诉我……”
  “再给我三刀吧。”他又说。
  她把那把纸刀撕碎了。然后夺路而逃。
  天暮了,她的影子很快就要在暮色里消失。
  “再给我三刀吧。”他喃喃自语,泪水流了满面。
  那一刻,他知道,他原来是爱她的。


永久地址 永久地址: http://www.shici.cn/feed.asp?q=comment&id=8645

此文还没有评论.

您无法为这篇诗词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