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指
[ 2007-06-14 23:38:22 | 发布: 水之痕 ]
字体大小: | |
波波有双很漂亮的手,比手更漂亮的是指甲。波波修指甲用的时间,比其他女孩用来修眉的时间要长的多。
  波波修指甲的时候,往往是在夜里,暖暖的床头灯,静静的洒一席光,光晕中,最亮的是那双柔软纤细的手,椭圆修长粉红鲜嫩的指甲。指甲剪,很精巧,一点一点的顺着指甲的边缘修去那渐长渐弯的一点。这时,波波就想起人家说的十指连心,呵呵,指甲不是连心的,因为剪去的时候没有痛感。
  手不可能没有瑕疵,指甲不可能让它完美,但细心的修剪,总会很漂亮,纤纤长长,妖娆着心。
  周围的女孩好多羡慕波波那手,其实多是羡慕那圆润的指甲。波波通常会告诉大家护手的方法,甚至热心的帮大家修剪,告诉指甲的护理。护理很简单,不象美容书里讲的,只要细心注意就可以。但时间长了,周围的人往往就冷淡下来,手能怎样,指甲又怎样,随它去吧。
  这种时候,波波总是不多说什么,指甲还是自己精心的护理。她们说,有这么多时间,修修你的眉吧,弯弯的,一波秋水凌上的飞鸿,大多女孩的梦与追求。波波很羡慕常一起走的一个同事,同事的眉弯弯清秀,干干净净,老公的功劳。
  后来,后来就有故事了吧。
  其实故事不算是故事,所有天下的相遇,都有这样的契源。
  波波认识他,已经好长时间了,因为工作。
  他是波波一家合作公司的客户经理,经常在一起坐在圆桌的对面谈工作,进行信息沟通,甚至是讨价还价。
  那天,还是在圆桌的对面,波波讲完自己的工作,闲的无聊,目光到处乱转。然后就看见,对面的他那长长的小拇指指甲。起初什么都没有的,波波甚至没有感到什么惊讶,留长指甲的男子,波波已经见的多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面前的手,却悄悄的悄悄的缩起来,弯弯的压到其他的手指下面,慢慢的游历到记录本下。
  波波的眼不知道怎样就这样一直盯着那双手,其实心里知道是不礼貌,但是一双眼睛却怎样也转不开去。一张脸却,慢慢的慢慢的飞上一片淡红,一颗心慢慢的由慢到快。。。
  喜欢上一个人原本就是瞬间的事,与时间无关
  后来,波波接他的电话也渐渐多起来,一些和波波无关的工作,他也托波波去做,波波总是满心愉悦的帮他。
  “波波、波波……”他这样叫,在耳边温柔的,如清风拂过
  “嗳……”波波总是这样回答,娇柔的,如春水初融的澄澈
  然后相识的一笑,有花香与蜜在其中柔韧纠缠
  相爱原本这样,在最初,甜蜜的旋涡
  在公司,还是见面,还会在告别时握手再见,只是波波会悄悄的用指甲,轻轻的扰动他温柔的掌心,他总是皱皱鼻子,象个孩子。
  爱就是这样吧
  终于终于有个家了,心可以不再流浪;终于生活的城市不在是空的,因为有了爱的人;终于在这没有父母的城市,不再是竹篮里顺水飘零的婴儿。
  夜晚,温暖的灯下,波波会给他剪指甲;他会在亮亮的灯光中,给波波修眉,如轻盈的燕子掠过清清碧水。指甲剪掉,没有感觉,眉却要拔去,好痛,仿佛触动的也是他温柔的心。
  他喜欢握着波波的手,出去散步,小小的手,安静的躺在他宽大的手心里,柔柔软软,沁着淡淡的清香,仿佛就是一生的幸福。
  爱从来没有出口,却在平淡的牵手中,蕴藏着煤的火焰,以及深埋地低的河流,是人生的燃烧与奔腾。握住的,仿然也是一生不变的温柔,不染尘的约誓。
  
  日子,原本就可以这样过的。吵架,斗嘴,混合着生活。
  爱从炙热,化为一股清水,淡淡流过爱人的心底。
  可是,不知道怎样的原因,公司间的合作,出现裂痕。他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波波是公司项目的参与者。
  原本,伤害就是无意的,在心情不好的时候。
  原本,爱情是经不起伤害的,在这样靡丽动荡的环境里。
  原本,这样的环境是充满诱惑的,在心情不好的时候。
  原本,谁都没有错,最后,谁都有了错,因为爱再也无法挽回
  我只想,好好的保护自己的手,因为那是你用来牵的,在我们一起走过街头的时候;我只想好好的修自己的指甲,因为是提醒你注意的,在你视线略过的时候;我只想好好的照顾自己,因为是等待你到来的,在你一拥入怀的时候。
  波波想,不知道他又是怎样想呢,原本就是指甲开的一个玩笑么?
  可是,波波又一次,孤孤单单在灯下剪指甲的时候,那么不小心,剪到长在肉里的指甲。疼,如火烧到了心里,泪,从眼里涌出。
  其实,爱情原本就如指甲,需要精心的修理与照料,修掉多余的指甲,是没有感觉的,若想再深剪去,根本就是疼入心底,原本指甲是无法连根拔起。
  因为,十指,本就连心。


永久地址 永久地址: http://www.shici.cn/feed.asp?q=comment&id=8652

此文还没有评论.

您无法为这篇诗词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