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的童话
[ 2007-06-14 23:38:40 | 发布: 水之痕 ]
字体大小: | |
越是美丽的花,开的越早,也谢的越快。
  棗题记
  “我的生命所剩下的时间已不多了,”在给sky的E-mail中我这样结尾。已经是夜晚10时了,我在等待sky的回信。其实,在认识他的一年多来,很多时候我都是在等待中度过的。
  sky是属于那种很不擅言表的大男孩,不会体贴人,也不会逗人发笑。可自己就这样死心塌地的跟着他。
哎,缘,真是妙不
可言。与sky好久未见面了,算起来,从生病到现在,也有半年了吧。我们一直是很好的,sky他很忙,有许多事要干。我们一直是用电脑联络的,但是,一个星期以来,我就再没有见他在上网,也没有收到他的E-mail了。
  “sky,为什么还不来?回信嘛!你到底在哪儿?”寂寞等待了一个小后,我又发了E-mail给sky.依然没有回音,仿佛他一行从地球上消失了一般,而且是无影无踪,如此突然。
  虽然已是春天了,可还有一丝寒意;迎春花也开了。
  11点了,望着电脑上空空的信箱,我彻底对sky失望了,讨厌,为什么不回答?sky一向是很守信的,他绝不会让我久等的。可一个星期了,他是从来未这么长的时间不与我联络的,难道,他变了?或者,他出了什么事?我不敢往下想了,迎春花香从窗外飘来,好香。我的心情有了一些好转,sky不会有事的,花儿不是开的很美吗?我是很爱花的,迎春花总是能给我一丝慰藉。花儿好美。“最美的花最先开放”是sky告诉我的,迎春花美吗?也许吧,可我更爱玫瑰棗红玫瑰。
  我是半年前查出患有心脏病的,很罕见的那一种,医生都很惊讶我居然能活到现在,而且活的很好,除了至命的那一次,我居然从未有过任何不适。可事实摆在眼前,我的病情严重了,如果不手术,七个月后我随时会死;如果手术,只有30%的成功率,而且就算成功了也只能将我的生命延长二到三年。我坚决不做手术,而且在最近搬回了老家,我在父母的泪水中与他们分开,我想在自己生命的最后一点时间里独自一人安静一些。我不怕死,我认识了sky,已知足了。可惟一一点一遗憾的是,在我离世之前,sky不在我的身边。我很爱他的,他也很爱我。我知道没有他,我宁愿现在就死去。有时,我觉得死神已离我很近了,甚至它已停驻在我的身边,等待时机,随时都可能将我带走。我知道,也许等到花些时,我也该走了。
  可是,sky,sky,你在哪里?花已经开了,你不来看看吗?
  还有几分钟就要12点了,我知道,自己又将过生日了。23岁了,我苦笑了一下,“生日快乐,”我对自己说。孤独的生日。“sky,今天是我的生日,你不来吗?”发好E-mail,我仍然抱着他会回信的希望。钟声响起,我彻底绝望了。我深信,sky已经忘了我了。
  风起了,吹起了几片落叶;2月14日,情人节了。
  我似乎很幸运。生日过后就是情人节;我又似乎很不幸,从未收到过sky送我的玫瑰,他说那太奢侈了,sky是很节俭的,他说花只有是自己种的才最美,最有意义。所以,去年生日时,sky送我了一盆他自己种的迎春花。他说我要像它一样,开的早,开的美,但,美丽却不娇气。我说,只要一看见他们,我就会想起你这个木头。
  外面的风渐渐停了。……
  可是,忽然突得又下起了雨,淅淅泣泣,像天空也在哭泣。窗外是淅淅的大雨,窗内是孤独等着爱人的我,我真的好怕,好怕。在这个偌大的屋子里,陪我的只有这台冰凉的电脑,我不需要电话,它太吵了,其实,当我知道自己活不了多久后,我就一个入搬回了这老屋。
  我想在自己生命的最后时日里好好静一静,我平生第一次违背了父母的意志,在他们的泪水中回到了这儿。他们每周来看一次,为我送来一些生活必需品和药物。他们昨天刚来,看得出,他们很是悲伤。我也是,可还不仅仅是为了他们,我是真的想sky了。可是,sky呢?他在哪儿?外面的雨更大了,打落了许多花瓣,也许,也许当这花儿都落下时,我也该走了。
  突然有去阳台看看花儿的欲望。艰难地,我移下了床,挪到了阳台边,其实从昨天开始,由于过量的药物压力,我的腿已经不能动了,我知道,不久,我的手也会如此。sky,花已经开了,你不来看看吗?sky,你快来,趁我还看的见你,趁我还没有死去,你快来,我好想你。
  狂风暴雨,狂风暴雨啊!无可奈何花落去,无可奈何花落去啊!阳台上四处是被打落的花瓣,四处是零落的花泥。半年来,每次sky要来看我,我都不让他来,他是很忙的,sky为了我们以后的幸福,一入接下了三份工作,我是很体谅他的,可是,现在,在我最需要他的时候,他却没了,没了……
  快了,快了,就快落完了。“我自言自语,忽然,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sky,是sky!是他,是他!我看见sky在风雨中仰望着我,奇迹,简直是奇迹,我居然站起来,为他打开了门,然后,我知道,自己躺到了他的怀里,真的,好温暖。
  风雨中,我抬起头,看见sky抱着我在飞奔着。我们穿过了一条条熟悉的大街,来到了sky自己的老屋前,打开了门,我又一次被温暖包围,那一刻,我觉得死也无妨了。满屋子的玫瑰,鲜红鲜红的。终于,我明白了一切。
  “生日快乐,情人节快乐!”sky说:“很抱歉没有及时赶来,真的很抱歉!”我真的好幸福。
  sky花了半年的时间来为我种植玫瑰,我想,他不仅仅是为了我的爱好。
  “winters,嫁给我吧,让我照顾你一辈子!”我是真的哭了。sky为我戴上了戒指,“可惜是假的。”sky说。“只要是你送的,比什么都珍贵。”
我同意动手术了,为了sky,也为了那一屋子鲜红的玫瑰。当我被推进手术室时,我看见,sky的眼中泪花晶莹。


永久地址 永久地址: http://www.shici.cn/feed.asp?q=comment&id=8653

此文还没有评论.

您无法为这篇诗词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