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如其来的爱情
[ 2007-06-14 23:39:00 | 发布: 水之痕 ]
字体大小: | |
第一次听到这首歌时,《东京爱情故事》正在这个城市播放,每天清晨走在去学校的路上,总能看到三二成群的学生叽叽喳喳地讨论着昨晚刚刚播放过的剧情,说着她们有多讨厌那个里美而完治怎么那么傻之类的话,眉飞色舞,亢奋不已。我从她们身边走过,神情漠然。那时,我正高三。
  我在午后咄咄的阳光里抬头看易,易被笼罩在一片金光闪闪中,面目模糊。我说什么突如其来的爱情,我只知道突如其来的测验,突如其来的补课,我累死了,我要死掉了。易似乎笑了一笑,在我额头上轻轻一吻,一片清凉。闭上眼睛,一滴泪,顺着脸庞滑落,我说太阳太厉害了,我睁不开眼睛了。然后听到打铃声,我闭着被阳光刺的发痛的眼睛,任易拉住我的手,穿过长长的走廊,带我到教室门口。他的手轻轻捋了捋我的发,然后顺着脸颊往下画了一道弧线,最后在下巴轻轻一点。我再度睁开眼睛,易已消失,每次他都是这么与我告别的。
  看过一本有关心理分析的书,书中说,喜欢走路带耳机的人,往往很自我中心,喜欢嚼口香糖的人,往往很目中无人。我走路的时候带耳机,我习惯嚼口香糖。每次和易在一起,他总是会先递过来一根“白箭”,然后把他耳朵上的那副大大的耳机带到我的头上,于是我就听到音乐疯狂的响在耳边,我什么也听不见了,包括易的说话。易说:“我喜欢你这种茫然无措的神情,像个孩子。”
  高三的时候,我是个失魂落魄的躯壳。我坐在教室里,像一个濒临崩溃的碎纸机,把无数考卷整叠的吞进去,再绞碎了吐出来,日复一日,迎接七月的到来。我一直以为我等不到那一天了,直到遇上易,我记得那天是4月26日,星期五。现在我知道那是CIH病毒发作的日子。那时,我只知道星期五是课最多的一天,多到我回家骑车的路上都打起了磕睡。易就是被我的自行车撞倒的,我的书包重重的压在他的胸口,我知道那个书包有多重。
  易比我大二岁,是个大二的学生,他的学校离我的学校才十分钟的路,他每天打我学校经过回家,因为他不住校。这些都是易说的,我们走在下班的人流中,来来往往的人们都有些嫌恶的望着我们,因为我们有自行车却不骑。走在马路中央,我在车右边,易在车左边。车被撞坏了,易说不要紧,修一下就好了,不过你的书包真是重啊!我于是一下子笑了出来,撞人不是第一次,撞了人还笑,至今都只此一次。
  那天我们走遍了学校附近的马路,居然没有找到一个修车摊,易于是说我把车推回去帮你修,明天放学你来拿,就在你撞我的时间,地点。我看着易推着我的车消失在夕阳里,自己一个人站在那里就又莫名其妙的笑了起来。我一个人走回家,走了很久,却不感到累,发现早上来时灰灰的街道在夕阳的笼罩下金灿灿的,看上去很美。
  第二天我看到易骑着我的自行车出现在路口,白衣飘飘。若干年后我看《甜蜜蜜》,黎小军也是一身白衣骑着自行车,就像当时的易一样帅,李翘在身后追了那么久都没有追上,一错过就是10年光景。我没有错过,易把车停在我面前示意我坐到他身后去的时候,我没有犹豫。易于是带着我飞驰而去。风在耳边呼啸而过,我从来不知道自行车也可以骑的那么风驰电掣般的。易的声音在风中断断续续。
  “你知道吗?你昨天撞到我的时候,那种神情,恍恍惚惚的……”
  “你不喜欢说话吧!怎么总是笑呢?笑的也很恍惚……”
  “我知道很多人高兴了就笑,可你不是,你不高兴,你也在笑……”
  “我知道附近有一家小吃店的馄饨很好吃,我们去吃吧!”
  我听清楚了最后一句话,重重的点了一下头,易在前面看不见,我于是迎着风大叫了一声:“好的!”然后,易的笑声在风里响起来,很好听的笑声。
  我在那天晚上睡觉前看到电视里,莉香站在路口,对马路对面的完治大喊:“我爱你,完子!”可是为什么莉香又哭了起来,我不知道。在歌声中我迅入睡,连歌名是什么都不知道。后来易告诉我,那首歌叫《突如其来的爱情》。我于是就说,什么突如其来的爱情,我只知道突如其来的考试,突如其来的补课,易笑了,在一片阳光里。易知道我面对高考坚持的有多辛苦,易说他也是这么走过来的,“我是一个人,而你现在有我,我们是两个人!”易说。
  二个人和一个人真的是不一样的。以前,我寂寞了只好抱着长毛茸发呆,现在我可以靠在易的怀里听他唱歌;以前,我难过了只好蒙住头默默的掉两滴泪,现在我可以对着易狠狠的哭出声来;以前我想到七月脑海中一片空白,现在我会联想到易告诉我的关于他在大学校园里的点点滴滴。我还是不相信什么突如其来的爱情,易也不是突如其来的,我觉得我们已经互相寻找了好久了,突如其来的只是那次有些愚蠢的第一面。我坚信不移,我们的爱情早在我们相遇之前已经存在了。
  七月流火。我进入了理想中的学校,易的学校。接到录取通知书,我和易手拉手顶着太阳在那个校园里走了一圈又一圈。直到月亮升了起来,易对着空无一人的操场突然大喊起来:“我爱你!”然后甩开我的手,飞快地跑了起来,一圈又一圈,易飞奔的时候像一阵风,风过铃动,我就是盈盈响起的风铃。莉香站在完治玩耍过的那个操场前,微笑着与完治告别,我站在易飞奔着的跑道上,微笑着与易接吻,我的初吻。
  棗如果爱情是突如其来的,我也已为此等候千年。第一次听到这首歌时,《东京爱情故事》正在这个城市播放,每天清晨走在去学校的路上,总能看到三二成群的学生叽叽喳喳地讨论着昨晚刚刚播放过的剧情,说着她们有多讨厌那个里美而完治怎么那么傻之类的话,眉飞色舞,亢奋不已。我从她们身边走过,神情漠然。那时,我正高三。
  我在午后咄咄的阳光里抬头看易,易被笼罩在一片金光闪闪中,面目模糊。我说什么突如其来的爱情,我只知道突如其来的测验,突如其来的补课,我累死了,我要死掉了。易似乎笑了一笑,在我额头上轻轻一吻,一片清凉。闭上眼睛,一滴泪,顺着脸庞滑落,我说太阳太厉害了,我睁不开眼睛了。然后听到打铃声,我闭着被阳光刺的发痛的眼睛,任易拉住我的手,穿过长长的走廊,带我到教室门口。他的手轻轻捋了捋我的发,然后顺着脸颊往下画了一道弧线,最后在下巴轻轻一点。我再度睁开眼睛,易已消失,每次他都是这么与我告别的。
  看过一本有关心理分析的书,书中说,喜欢走路带耳机的人,往往很自我中心,喜欢嚼口香糖的人,往往很目中无人。我走路的时候带耳机,我习惯嚼口香糖。每次和易在一起,他总是会先递过来一根“白箭”,然后把他耳朵上的那副大大的耳机带到我的头上,于是我就听到音乐疯狂的响在耳边,我什么也听不见了,包括易的说话。易说:“我喜欢你这种茫然无措的神情,像个孩子。”
  高三的时候,我是个失魂落魄的躯壳。我坐在教室里,像一个濒临崩溃的碎纸机,把无数考卷整叠的吞进去,再绞碎了吐出来,日复一日,迎接七月的到来。我一直以为我等不到那一天了,直到遇上易,我记得那天是4月26日,星期五。现在我知道那是CIH病毒发作的日子。那时,我只知道星期五是课最多的一天,多到我回家骑车的路上都打起了磕睡。易就是被我的自行车撞倒的,我的书包重重的压在他的胸口,我知道那个书包有多重。
  易比我大二岁,是个大二的学生,他的学校离我的学校才十分钟的路,他每天打我学校经过回家,因为他不住校。这些都是易说的,我们走在下班的人流中,来来往往的人们都有些嫌恶的望着我们,因为我们有自行车却不骑。走在马路中央,我在车右边,易在车左边。车被撞坏了,易说不要紧,修一下就好了,不过你的书包真是重啊!我于是一下子笑了出来,撞人不是第一次,撞了人还笑,至今都只此一次。
  那天我们走遍了学校附近的马路,居然没有找到一个修车摊,易于是说我把车推回去帮你修,明天放学你来拿,就在你撞我的时间,地点。我看着易推着我的车消失在夕阳里,自己一个人站在那里就又莫名其妙的笑了起来。我一个人走回家,走了很久,却不感到累,发现早上来时灰灰的街道在夕阳的笼罩下金灿灿的,看上去很美。
  第二天我看到易骑着我的自行车出现在路口,白衣飘飘。若干年后我看《甜蜜蜜》,黎小军也是一身白衣骑着自行车,就像当时的易一样帅,李翘在身后追了那么久都没有追上,一错过就是10年光景。我没有错过,易把车停在我面前示意我坐到他身后去的时候,我没有犹豫。易于是带着我飞驰而去。风在耳边呼啸而过,我从来不知道自行车也可以骑的那么风驰电掣般的。易的声音在风中断断续续。
  “你知道吗?你昨天撞到我的时候,那种神情,恍恍惚惚的……”
  “你不喜欢说话吧!怎么总是笑呢?笑的也很恍惚……”
  “我知道很多人高兴了就笑,可你不是,你不高兴,你也在笑……”
  “我知道附近有一家小吃店的馄饨很好吃,我们去吃吧!”
  我听清楚了最后一句话,重重的点了一下头,易在前面看不见,我于是迎着风大叫了一声:“好的!”然后,易的笑声在风里响起来,很好听的笑声。
  我在那天晚上睡觉前看到电视里,莉香站在路口,对马路对面的完治大喊:“我爱你,完子!”可是为什么莉香又哭了起来,我不知道。在歌声中我迅入睡,连歌名是什么都不知道。后来易告诉我,那首歌叫《突如其来的爱情》。我于是就说,什么突如其来的爱情,我只知道突如其来的考试,突如其来的补课,易笑了,在一片阳光里。易知道我面对高考坚持的有多辛苦,易说他也是这么走过来的,“我是一个人,而你现在有我,我们是两个人!”易说。
  二个人和一个人真的是不一样的。以前,我寂寞了只好抱着长毛茸发呆,现在我可以靠在易的怀里听他唱歌;以前,我难过了只好蒙住头默默的掉两滴泪,现在我可以对着易狠狠的哭出声来;以前我想到七月脑海中一片空白,现在我会联想到易告诉我的关于他在大学校园里的点点滴滴。我还是不相信什么突如其来的爱情,易也不是突如其来的,我觉得我们已经互相寻找了好久了,突如其来的只是那次有些愚蠢的第一面。我坚信不移,我们的爱情早在我们相遇之前已经存在了。
  七月流火。我进入了理想中的学校,易的学校。接到录取通知书,我和易手拉手顶着太阳在那个校园里走了一圈又一圈。直到月亮升了起来,易对着空无一人的操场突然大喊起来:“我爱你!”然后甩开我的手,飞快地跑了起来,一圈又一圈,易飞奔的时候像一阵风,风过铃动,我就是盈盈响起的风铃。莉香站在完治玩耍过的那个操场前,微笑着与完治告别,我站在易飞奔着的跑道上,微笑着与易接吻,我的初吻。
  棗如果爱情是突如其来的,我也已为此等候千年。


永久地址 永久地址: http://www.shici.cn/feed.asp?q=comment&id=8654

此文还没有评论.

您无法为这篇诗词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