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心口里的风
[ 2007-06-14 23:39:16 | 发布: 水之痕 ]
字体大小: | |
——你的名字,年龄,性别,籍贯,职业?
  棗干嘛??你查户口嘛?
  棗是啊,我是国家人口普查局的。请协助我的工作,这是公民的基本义务。
  棗郭襄,外号小东邪,年方二八,女,居于东海桃花岛,职业是郭家二小姐。
  棗真的啊,原来是女侠啊!失敬!
  棗……
  棗你说话啊?
  棗……
  棗走了吗?怎么没有回答啊?
  竹子断然关了电脑,一阵没来由的烦躁让她厌倦了刚刚开始的聊天。习惯性的拿起电话,同样习惯性的拨了那个号码,可是那头却是重复了更多次的“机主已关机”。摔了电话,竹子把发酸的四肢舒展开来,同时努力使自己不去计较对方为什么关机。他应该是在开会吧,或者出差去了?总是有理由的,他不可能不理我的,竹子有点自嘲的笑了。可是心里的疑惑还是升了上来,浓的让她无法马上稀释。一个多月了,除了偶尔几次竹子找到他就被他以工作忙打发掉以外,他们已经很久没有正经的吃过饭了。
  霍然起身,竹子跑到镜子面前开始认真的端详自己,自己是不是已经老了?没有吸引力了?虽然林枫从来没有说过爱她,可是他疼惜的眼神和关爱的举止一直让她沐浴在阳光里,怎么现在突然开始忽视她了呢?镜子里是一个焕发着青春活力的女孩,神情有点慵懒,漆黑的眸子里有亮亮的闪光;姣好的身材,匀称的四肢棗竹子摇了摇头,自己根本没有理由怀疑自己的啊!可是林枫,竹子狠狠的咬了咬嘴唇,决定去找林枫。
  林枫的公司在市中心繁华的大街上。每次竹子在门口等他的时候总可以看见各种风情,有艳妆的女郎、齐整的男士,也有衣衫褴褛的乞丐;奇怪的是这些人可构成如此和谐的风景,仿佛少了谁都很不应该似的。今天夜幕里行色冲冲的竹子却没有心思却研究这些,得快一点了,林枫马上下班了。外贸公司的招牌金碧辉煌,里面的职工也一个个衣着光鲜,竹子穿过如潮的下班人流挤进了窄小的电梯。回首时却见到电梯门缝里飘过林枫那挺拔的身影,刚欲呼喊时,那声音被一个绝色女子的摄人目光挡了回去。那女子靠在林枫身边。
  竹子一个人木然的一直坐到顶楼,那女子的晶亮的眸子一直在她心里晃啊晃,晃的她无法聚集自己的思维。直到电梯门刺耳的开了才使她有了点思考的力气,那女子是谁?下楼的途中竹子一直在这个疑问上绕着,尽管她知道自己无法找到答案,她只是不想去考虑别的事情。
  晃悠悠的回到家里,竹子几乎是机械的又拿起电话拨了熟悉的号码,电话接通的刹那才醒悟到自己在做什么,愣神同时赶紧放下了电话。可是林枫竟然打了过来,“竹子,今天晚上一起吃饭吧,我把我女朋友介绍给你,也就是你大嫂了。”“大嫂,哪里来的?”竹子几乎口不择言了。“哪里来的?呵呵,你见了就知道了。”“好,我马上来,在哪里?”“老地方。”
  竹子几乎是习惯性的开始翻箱倒柜的找衣服,心里恍然掠过那女子的绝美容颜时终于放弃了徒劳的装扮,于是随手拉起一件牛仔衣就穿上了。老地方是她和林枫的老地方,因为她喜欢吃烧烤,于是林枫才屈就找了这家算最典雅正统的烧烤店来满足她的小小嗜好。可是这也是他和大嫂的老地方吗?竹子疑惑的走进去,一眼就看见林枫和那个绝色佳人。走近时,竹子终于把提起了半天的心放下了,是了,只有这女人才配的上大哥;她是鲜花,而自己只是一棵野草罢了,连野花也算不上。
  微笑着竹子在他们对面坐下,尽量用平静的声音说道:“大哥,大嫂。”女子的微笑里带着春风的味道,“妹子好啊!我叫嫣然。”竹子的笑里有点苦涩,别有风韵的女子名字也可以带上风采,而自己只能是一棵普通的竹子而已。而林枫的笑容里比往常多了一份轻松,他看嫣然的眼神里带着失而复得的庆幸。晚餐吃的不咸不淡,竹子一直唯唯诺诺,而林枫也是只在闲暇之余给竹子夹一点她根本不爱吃的菜,而曾经他是最熟悉竹子的喜好的。
  嫣然一直在林枫的询问下讲述她在国外的故事,平凡里似乎也带着点惊心动魄,在她的讲述里绝美的容颜是她的负累;所以的悲伤和磨难都因为她的美丽而分外的曲折。她说她一直在流浪,从一个男人的身体流浪到另一个男人的身体,而终结这种流浪的只能是她的初恋情人林枫。林枫一直温暖的看着嫣然,一直温柔的保证自己的坚持;竹子不知道原来林枫已经等了十六年了,嫣然的沧桑里竟然没有留下岁月的痕迹。竹子漠然的听着他们的故事,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做这个无聊的看客,她更不明白的是自己认识林枫六年来所扮演的到底是什么角色,甚至连自己到底是不是起到填补空白的作用都不确定;或许林枫让她来只是以这种方式来尽量避免她在打击下的失态而已。
  晚餐在林枫和嫣然的完美故事中结束,面对林枫客气的送她回去的建议竹子礼貌的回绝了,林枫仿佛松了一口气之后眼里已经没有了竹子。天气有点未寒,是暮春三月的味道。竹子呼吸着清冷的空气,慢慢沉浸在自己最深刻的初恋记忆里。曾经让她以为是永恒的东西竟然可以如此轻易的粉碎,曾经的温柔相对也成了记忆中永远无法抹去的痛。眼泪下来了,冰冷的爬过脸颊,有一种绝望的感情在心里疯长着。竹子在路边蹲了下来,压抑的哭声一阵阵的磨着仿佛碎裂的心。
  凌晨两点半,竹子回到了家。蜷着身子,竹子把自己埋进了沙发里。“十六年,呵呵!”竹子嘶哑的声音在空荡的房间里回旋着,“杨过不也等了小龙女十六年吗?那么说来我真的成了郭襄了?一句玩笑哈竟然成了我最终的结局?命运真的就如此待我吗?”随着语音的提高,竹子挺直了身子,可是黑暗的空气里没有人回应。“她不是小龙女,她是个骗子;真正完整的小女龙早就死在绝情谷底了。林枫也不是杨过,杨过怎么可能欺骗他的小妹妹郭襄呢?”试图喊出的话语在黑暗里逐渐降低,竹子已经没有什么自信了。六年了,自己一直充当着一个替代品的地位,自己最纯真的初恋、自己最宝贵的童贞、自己对人生最美好的幻想统统在这个夜晚覆灭了。
  “我要去峨眉山旅行,听说那里风景不错。”竹子没有和任何打招呼,只是告诉了自己就出发了。她其实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去那里,只是感觉莫名的亲切,“或许是因为郭襄吧!”她给了自己比较满意的答案。“‘峨眉山下少人行,旌旗无光日色薄。’嘿嘿,这里还是唐明皇怀念杨玉环的地方呢!不知道以后会不会有人来这里缅怀我?”竹子开始有点玩世不恭起来,“其实在这里牺牲也不错啊,风景这么幽雅,灵魂也一定会很满意的。”她怕自己孤单寂寞,一直努力的跟自己说着话。
  不是旅游旺季,山上山下都没有什么游客。竹子拒绝了热情拉客的民间导游,自己一个人开始爬山,她不知道什么是主峰也不知道什么地方风景最出色,她只是按着自己的方向开始寻找。当竹子站在一个漫山开着鲜红花朵的谷口的时候,她知道自己找到了棗这就是绝情谷了。她一直相信绝情谷在峨眉山上,郭襄上峨眉的理由就应该是这个。正是春花烂漫的时候,风中摇摆的龙女花浩浩荡荡,莫非它们也感应到了爱情的滋润?
  竹子抬头看向远方,对面那座高峰显然就是峨眉山主峰了,也就是郭襄创立峨眉派的地方。走到崖边,一座腐朽的木桥耷拉着,原来通往对岸的路早就断绝。竹子惶惑的心里升起了悲哀,原来自己真的已经走到绝路了吗?回望来时的路,野草蔓生似乎已无归路。而前面就是那万丈深渊棗绝情谷底。到底何去何从?恍惚中,一个古装女子在对岸朝她微笑,清秀的面容上带着遗世的感叹,“问世间情为何物?鸳鸯白骨,不过三餐一宿。”恍然间,足下一低竹子的整个身子急速的坠落。


永久地址 永久地址: http://www.shici.cn/feed.asp?q=comment&id=8655

此文还没有评论.

您无法为这篇诗词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