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百九十九朵玫瑰
[ 2007-06-14 23:43:55 | 发布: 水之痕 ]
字体大小: | |
她静静地躺在那里,被纯白色包裹着,象个圣女;她静静地躺在那里,只有心跳示波器上跳动的图象显示着她还活着。
  走在白色的医院长廊上,清亮的脚步声应和着我的心跳,我开始痛恨白色,痛恨自己身山的白大褂。白色唯一能做的,是包裹着生命垂危的人,带给她纯洁和安静,而穿着白大褂,挂着“外科主任医师”名牌的我,只能无能为力地看着她独自与死神抗争。我忘不了她总是用稚嫩的童音,亲昵地叫我阿姨,多么充满生命力啊,实在无法与适才病房里那个苍白的影子相呼应。才三年,才刚刚三年啊。
  那是个秋日的午后,陆大夫把她带进我们科。她叫小玉,今年8岁。当她用怯怯的眼神打量我时,我竟忍不住对着她微笑了。于是,我们成了一对小朋友和大朋友。她很聪明,很细巧,小嘴总是微微地笑着,大眼睛闪烁着智慧的光芒。我真的很喜欢她,特别是在病历卡上看见她得的是白血病,我喜欢之余又多了一份怜悯与疼惜。
  有一天,她刚作了化疗。小脸苍白着,嘴唇没有一点血色,眼睛里充满了痛苦和疲倦,他拉着我的手,说:“阿姨,你可以送一点东西给我吗?”“当然可以,你想要什么?”“我想”,她的眼神望着对面病床上的一束玫瑰,嘴里喃喃地说:“我想要玫瑰花,那颜色,红得多可爱呀。妈妈说我的血太淡了,我的血要是和玫瑰花的颜色一样多好。”她忘情地望着那玫瑰花,眼神中冲入了希望,“不过”,她低下了头,不好意思地看着我,神情很真挚。“我不要那么多,我只要一枝,一枝就够了,我还太小了。”我发现我竟也忘情地看着她好一会儿,我用手抚摸着她的脸颊,点了点头。
  从那一天开始,我的生命中多了一项事务:买花。每天早晨,当我踏着自行车,经过花店时,总是会买一枝玫瑰,带露水的,含苞欲放的小玫瑰。因为我爱着小玉,用手握着它,用鼻子嗅,用手抚摸的可爱模样。
  时光一晃便是三年,小玉的病情开始恶化了,她那头乌黑的秀发,早已因为化疗脱尽了,脸颊瘦多了,尖尖的下巴,向上翘着,似乎就剩下了一对大眼睛了。看着她楚楚可怜的样子,我好心痛,在奔忙于听取治疗方案之余,我祈祷着,求上天怜她小小年纪,莫让死神过早降临。买玫瑰的习惯仍持续着,病榻上的小玉,早已把玫瑰看作她的生命力,及生活的勇气了。每次看见她,总是肯和她去接受痛苦的化疗。她手说过:“我要好好治病,就可以天天看到玫瑰花了,那红色好可爱喔。”然而,事实是残酷的。当那天,我象往常一样,虔诚地捧着那枝玫瑰走进小玉的病房,想要去逗她开心的时候,我看见了白色,全房间的白色,看见小玉的脸色和被单一样白。小玉垂危的事实摆在我的面前。玫瑰跌落在白色的床单上,这是第九百九十九朵玫瑰。本想明天与小玉一起庆祝满一千枝,共同祈祷健康的来临。可是,一切都是那样难圆。
  坐在办公室里,窗外沥沥的小雨象我潮湿的心情。小玉,加油,小玉,坚持住呀。我双手紧握着。希望带给小玉脆弱的心脏一些力量。
  电话铃响了,我伸出手,却迟迟不敢去接,是悲还是喜呢……
  铃声响得是那么的急促。
  “叮玲玲……”我抬起头,脸色瞬间变得煞白,两眼直楞楞的盯着那只白色的电话机。一种强烈而又不安的感觉顿然而生。
  “叮玲玲……”又一阵急促的铃声。我连忙伸出左手向着电话机接近。不知为何,原本那只有力而坚定的手却如此的软弱。
  “叮玲玲……”在我摸到电话机时,一阵电话铃声响起。我下意识的将手迅捷的往回缩了缩。彷徨,焦虑,害怕,我不知所措。
  “叮玲玲玲……”一阵几近疯狂的铃声将我从迷茫中惊醒。我呵斥自己,不要胡乱猜疑。并将那慌乱的情绪稳了稳。抬起早已放在电话机上的左手,将听筒提了起来。
  “喂,是王大夫吗?”那边传来的是急促而又沙哑的声音。
  我听出来是护士小方,便接口到,“小方,有什么要紧的事吗?”
  “王大夫,你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显然,小方有点责怪的意思。但声音依旧是那样的急。
  “我正好有点事。有什么要紧的事吗?快说!”我在她的语气之下,又变得紧张,不安了。
  “王大夫,你快来。快,快,快点……”她的声音已变得惊恐而又嘶哑,并带着轻微的抽泣声。
  “怎么了?”我刚刚稳定了点的情绪再次变得惶恐。“你,你快说,发生了什么事。快,快说呀!”我慌乱的声音变成了大声的叫呵,我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
  “啊”显然小方被我那吼声吓住了。“王大夫,小玉的病情又进一不的恶化了,看来快不行了,你赶快来一下吧。”
  “啊!谁?真的?哦,我知道了。我就来,我马上就来。”我语无伦次的回答着小方,心中那尚存的一点点的希望被无情的扑灭了。
  我挂断了电话,瘫软的坐在椅子上,目光呆滞的望着这第九百九十九朵玫瑰,一股无名之火或然而生。为什么,为什么这九百九十九朵玫瑰并未给她带来好运,为什么她会如此的不幸,难道是所谓的天意?为什么呀?!
  我盯着那朵红色的玫瑰,它是那么的艳红,红得令人生畏,令人害怕!
  我不由的打了个寒战,霍的一下子从椅子中跳了起来,向着急救室冲去。
  一路上我的脑子里空白一片,但似乎又想了许多。那段熟悉的路变得了陌生而又漫长。
  好不容易赶到了急救室的门外,我停住了脚步。那里弥漫着一股浓重的悲伤气氛,顿时把我吞噬了进去。我使劲的稳了稳自己,提醒自己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
  我深深的吸了口气,大步迈入急救室。
  一进门,那种悲伤的气氛逾加浓重。我打量了一下周围的人,都是些平时照顾小玉的护士。她们纷纷擦拭着眼泪,有些用手捂住了嘴,不让哭声释放出来。但仍然发出一阵阵的哭泣之声。使本来已经够悲伤的气氛越加显得凄惨。她们身上的白大褂在白色的墙壁的反衬下更加的惨白,刺人双目。我讨厌白色!
  我来到小玉的床边,只见她瘦小的身躯被一层白色的布严严的包裹着,她的脸煞白煞白的,双眼深陷其中,显得那样的无神,但又带着强烈的渴望。一张小嘴微微的颤动着,它早已褪去了原来的红润。
  小玉看见了我,费力的将她的右手从白布中伸了出来。我连忙蹲下身子,一把握住了那只弱小的手。颤抖的说到“小玉,阿姨来看你了。”
  “阿姨,我是不是不行了?”小玉无力的问着我。
  “不”我斩钉截铁的回答到。
  “那为什么其他的阿姨和妈妈都在哭呀?”
  我愤怒的回过头来扫视了每个人。这时,在场的每个人都停住了哭声,用不安和自责的目光与我相视。
  我转过头望着小玉平和的说道:“小玉乖,听阿姨的话睡一觉,一觉醒来小玉就会好了。”
  小玉点了点头,向着我笑了笑。看得出她是那样的吃力。因为她的额头上都是汗珠了。
  过了一会,小玉对着我说“阿姨,今天你买花了吗?”
  我立刻想起来,由于我的焦虑忘了将花带来给她了。“阿姨买了,阿姨就给你去拿。”
  我急忙站了起来,飞似的奔回了办公室,拿起那朵第九百九十九朵玫瑰又匆忙的往急救室赶。
  我恐怕小玉看不到这朵玫瑰,所以拼命的飞奔。
  我再一次来到急救室,幸好没发生什么。
  我把花递给了小玉。忽然间,小玉的双睛发出了异样的光芒。我惊住了。多年的经验告诉我将要发生的事。
  小玉接过玫瑰放在鼻子前闻了闻,她笑着对说:“阿姨真好,每天给我买玫瑰,将来等我病好了,阿姨你也要给小玉每天买玫瑰呦。”她说得是如此的恳切而有力。
  “阿姨答应你,以后天天给你买玫瑰……”我含着眼泪哽咽着说道。
  小玉又一次闻了闻那朵玫瑰,她满足的笑了。
  突然间仪器发出了尖锐的啸叫声,我们都明白发生了什么。忽然哭声四起,所有的人都伤心的落泪了。我用浸满泪水的眼睛看了一眼小玉,她是那么的安详,脸上含着微笑,那第九百九十九朵玫瑰也静躺在她的脸上。它褪去了鲜红,留下了淡淡的一抹红色。显得是那样的憔悴。一朵美丽的玫瑰终于被上苍夺去了她红色,留给我们的仅仅是那惨淡的白色。我在也无法控制自己了,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我的双眼模糊了……
  我手捧着一束红色的玫瑰,和峰一起站在小玉的墓碑前。
  一年了,我天天都要买一枝红玫瑰,因为我记得我答应小玉的话,更忘不了对小玉的感情。要不是峰,我恐怕难以度过这段日子。
  离开墓地,回到家中。我将自己那疲惫的身躯倚在峰的怀中,闭上眼睛,小玉那张脸又浮现在我的脑海中。这一年,我几乎每一天都要想到小玉,而且想着想着就会落泪。
  “是不是又想她了?”峰轻声的问我。
  我点了点头。我很明白峰的意思。这一年来,峰一直在开导我,叫我忘记忧伤,忘记过去的不愉快。可我始终无法忘记得干干净净。因为它是那样的刻骨铭心。
  “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峰柔声说道,“过多的想着以前的事,是自我的束搏,你会觉得身上的包袱越加沉重,前进的步伐越加微小,一切都会失去应有的风采,都会褪色,都会灰暗。”
  “为往事所困是一种累,一种令己令人的累。让往事随着时光淡去吧!”
  “你们之间有过美好的回忆,那已经足够了。虽然她带给你的伤是如此的巨大,
  但你应该忘却伤痛,就让一颗心,一滴泪,埋藏心中。笑面人生吧!”
  “我有责任和义务为你解忧,因为我不想看见你变得憔悴。你是属于现在的,而不是过去的。九百九十九朵玫瑰并不能改变一个人的命运,而只有她自己才能改变她的命运。”
  “我们已经共同经历了这一年,我相信你能从过去的阴影中走出来,我愿意与你一起并肩前进。”
  一股无形的力量从我的内心深处油然而生。我紧靠在峰的宽阔的胸前,我们的双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永久地址 永久地址: http://www.shici.cn/feed.asp?q=comment&id=8668

此文还没有评论.

您无法为这篇诗词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