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之恋
[ 2007-06-14 23:46:13 | 发布: 水之痕 ]
字体大小: | |
他是在一个电影酒吧见到她的。
  那是个乱哄哄的网友电影俱乐部小型聚会,进酒吧时门口一堆人在署名,里面散散的坐着一些人。电影播放的名字写在小黑板上:《似是故人来》,好名字,他心里默默的想,然后视线一转,看到了她-------
  那女孩坐在吧凳上,黑色的毛衣靛蓝长裙,长长的辫子里编进羽毛,耳朵上坠有流苏的银饰,一种非常非常异域的感觉。酒吧里人很多,女孩们都精心装扮着,上海的女孩子都是以精致出名的,两个三个的围成圈说话聊天,她一个人默默地坐在那里喝酒,却仿若玉石折射出幽幽的光,流动着,闪烁着,一下收敛了他的视线。他望向她时她正熟练的把柠檬塞进瓶口,仰头喝酒。有个男孩向她走过去,一身咖啡色的衣服,手里也拿着科罗那,她漫不经心的和那个男孩子撞了撞瓶口。酒吧里渐渐静了下来,大家在转着圈轮流介绍自己,他找了一个她附近的椅子坐下,轮到她介绍,她从吧凳上站起来只简单的说了两个字:“琉璃。”声音清脆如同玉石相击。他学她的样,介绍时只说“安阳”然后坐下。琉璃迅速转过头眼睛定定的看向他,耳边的银饰来回摇摆着,安阳不禁一阵心池荡漾,冲她微微一点头。
  开始放影碟了,大家把凳子排起来,象看露天电影院的样子,排排座,看电影。电影快结束时,男主人公将会被绞死。安阳讨厌死亡的镜头,一侧头看到琉璃陶瓷般的脸上有一颗泪珠正缓缓的,缓缓的顺着脸面颊滑下来。酒吧在地下,没有开灯,十分昏暗,只有屏幕上的光线隐隐约约打在人脸上。他看着那颗在忽明忽暗的灯光里晶莹剔透的泪珠徐徐的滑下.....看不到她的表情,却看到了她的泪滴。这个习惯在黑暗里掉泪的女孩子竟让他在心里有了微微刺痛。
  他终于忍不住从兜里掏出手帕,琉璃沉默的接过手帕,抹去眼泪,黑暗里她咿了一声说:“你去过日本?”他奇怪:“你怎么知道?”她晃晃手里的手帕说:“日本的,”接着用日文问他:“安阳先生您在日本可愉快?”他不由笑了:“最大的收获是娶了个老婆。”她莞而,继而小声说:“我的网名就叫玻璃拔丝,很象日本名吧~”玻璃拔丝?她就是玻璃拔丝么?他忽然明白了她的名字,琉璃,玻璃拔丝,他不禁也笑起来。琉璃伸手:“安,影视组的斑竹,久仰大名。”他笑:“玻璃拔丝,Youtoo~”
  原来她就是玻璃拔丝,他对她的名字很有印象。每次看完片子大家都会在论坛里的影视组发帖子。一次有个人说了很长很长一段有关爱情的废话。他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他,很想删了,那个叫玻璃拔丝的人在下面跟了一句话,为了她的这段话,他没有删帖子。在看的时候他就牢牢记住这个名字。她的话刺痛了他,让他在心里有疼痛有反驳却无法去给她证明什么的痛。她说:一切都将远去,爱情要么燃烧,要么平淡,两者永远不可能并存.......。她在他的板里很红,却总是以伤感的姿态出现着,他以为她已饱经沧桑,起码三十五六了,没想到她这么小,这么单纯,这么......
  
  聚会完了以后大家去吃自助餐。穿过人群,他的视线总能熟稔的找到她的影象。他发现琉璃一般不笑,但一旦笑的时候先会嘴唇先微微上弯,然后弯的弧度越来越深,笑意越来越浓,嘴角也有了深深的酒窝,笑的厉害了会露出两颗小小的虎牙。他看着,看着也忍不住随着她的笑容笑起来,他想我这是疯了么,然后开始让自己想念枝子,一边想枝子,一边视线仍不经意的落在她身上。他咒骂着再喝下更多的酒,如愿以偿的从周围人得到了很多她的消息,那个在她身边笑的象朵花似的,是琉璃的好朋友,叫麒麟。那个穿咖啡色衣服的叫林可,好象是琉璃的男朋友,告诉他的人也说好象。漂亮的女孩子怎么会没有男朋友呢,他酒气上涌着,稀哩糊涂的想。琉璃和麒麟的女孩在一边,两个人边吃边笑着,漂亮女孩在一起就是显眼,何况是两个,餐厅里的大部分视线都被她们吸引了。林可的也在一边闲闲的站着,帮她们夹东西,和琉璃很亲密的样子。琉璃笑语嫣然着,不知在和麒麟说着什么,麒麟穿着红色短短的旗袍,很抢眼,正笑个不停。安阳不知道为什么不喜欢麒麟,她身上的气质和琉璃是不同的,她有点...有点...安阳说不上的味道,麒麟太耀眼,一看就是个八面玲珑的人。如果琉璃是玉石,麒麟就是钻石,他不知道琉璃怎么会和她是好朋友,两个人气质是不一样的。那个林可身上有着很重的漂泊味道,眼神总象是在闪烁。发呆的这片刻,琉璃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他身边,“安,发什么呆?”他只是笑,看到琉璃盘子里有很多小甜点不由笑道:“变本加厉啊,玻璃拔丝?”琉璃也笑:“我现在非常需要它们。”“那个麒麟呢?我看她需要减减肥~”“呵呵,她去打电话了...”“THEBOYISYOURBOYFIREND?”“琉璃顺着他的目光点头说:“也许吧”他的手机劈劈做响起来,看看号码是家里的,是枝子,为什么要偏偏在这个时候呢.....安阳冲琉璃抱歉的笑笑,快步走出餐厅。
  只是问问他几点回来,枝子的声音有点萧索。“....为什么你总有那么多活动?....”安阳沉默了片刻“.....我会尽快尽快回到你身边......。”他关了手机,站了一会若有所思的走回去。不经意的看到有人正躲在饭店的棕榈后面热吻着,这可真是一个爱情泛滥的年代,他想。
  等等!等等!安阳放慢脚步,这熟悉的红色旗袍,咖啡色的衣服......竟然,竟然是麒麟和林可!.........。他们俩根本没有注意到他,已经完全沉浸在热烈的吻中不可自拔。他忽然愤怒起来,甚至还没有想到自己为什么愤怒,他们怎么能这样!他们怎么能这样!林可不是是琉璃的男朋友么!麒麟还是琉璃的好朋友!他们竟然这样肆无忌惮!他站在那里呆呆的看着,心情复杂的,是心痛那个女孩么?心痛那个叫琉璃的女孩么?他脚下机械的加快步伐走进了餐厅里。
  远远的就能看到琉璃在和人说话,他走过去看着她,琉璃抬眼看他,用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定定的看向他。安阳忽然觉得自己口干舌燥,什么都说不出来什么都不想说了。“怎么了,安?”他苦笑:“你为什么叫我安?”“因为我喜欢,”琉璃歪歪头,“我喜欢叫你安,在BBS里我也叫你安。”“你也喜欢和他们在一起?和麒麟林可他们在一起?”安阳说着说着有点愤怒起来:“你和他们不是一种人,琉璃......”琉璃的手轻轻按在他的手腕上轻声说:“你想说的我都知道,你什么都不用说。”琉璃转身,想想又歪头小声说:“安,我很寂寞,在这个城市。我不象你想的那么单纯,我漂了很久。”安阳看着她款款走远,麒麟和林可已经回来了,象两条鱼,熟练的回到人群中。他一个人呆呆的站在那里,想骂人,想喝酒。于是他去喝酒了,喝了很多很多很多。他希望麻醉的不只是自己。
  聚会散后,大家都分区分片的打车回去。他看到琉璃是一个人,故意落在后面。他说你怎么不坐车回去?琉璃说:“我住的地方离这里很近。”“我能把你送回家么?我得走一走,把酒气散一散,不然老婆要骂了....”琉璃抿嘴笑了,说来吧。两个人默默的在街道上走着,不说话。但是安阳感觉很温暖,琉璃正好到他的鼻子这个高度,一边走,她的裙子一边发出梭梭的声音。春天的夜晚很温暖,很舒服,很甜蜜...甜蜜?他希望这条路永远不要走完.....
  琉璃的住处真的很近,也许已经走了很久,可是安阳暗暗希望着这条路不要停下来。走到公寓跟前,安阳把手插在口袋里只是笑,有点紧张,又不知道说什么,赖着站着不走。琉璃说,要不来我们家喝点东西吧,驱驱酒气,房子是我和麒麟一起租的没有外人。安阳想自己也许真的醉了了说不定呢,心里说着不该去,可脚步还是跟着琉璃走了进去。进门房间不大,小客厅,摆着红色的沙发,很大的电视,还有两个单独的房间。琉璃说:“这是麒麟的房子,她在这个城市安顿下来就给我留了一个房间。”安阳看看客厅抽象的油画,和那个鲜红色的沙发,他已经感觉到了这属于麒麟的风格。“你们认识多久了,”安阳一边脱鞋一边问她。“不久,只认识20多年。”琉璃笑,转身领他进她的房间。
  走进房间里铺着厚厚的象塌塌米似的竹席,床是简单的一个厚垫子,房间左角有张桌子,上面铺着蓝格棉布,有一台笔记本电脑。竹席中间放了一张矮小的白色茶几,下面铺着小块地毯,一边一个厚厚的垫子。蓝白相间,这是典型的琉璃的风格。安阳舒了口气坐在那个茶几边的垫子上,琉璃问他要喝点什么,他说:“咖啡就好了,”想想又笑:“玻璃拔丝,你平时可不能轻易把喝了酒的男人领回家啊!”琉璃回头看看他说:“我知道你是谁,你是安,是影视组的斑竹,我喜欢你的帖子。”他笑了看到床头有用砖头木板架起精巧的开放架,摆着银白色的JVC,一排排的CD。旁边有放杂志放衣服的竹篮,电视也放在用砖和木板做的木架上。他不禁失笑:“玻璃拔丝,你的家具都很有创意啊,等下次搬家的时候只需找点砖头再垒起来就行。”琉璃背对着他弄咖啡:“习惯漂的人都不想要太多牵绊。”安阳忽然发现每次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他总是会笑着的,可是笑容一过心就会抽紧就会痛!他轻声问:“琉璃,你为什么不肯安定下来?”琉璃回头看看他,没有回答,煮上咖啡在音响里放了张CD。片刻的安静一连串碎玉倾洒般的吉他伴着细碎的钢琴在室内缓缓流淌,一个女声悠然的响起来:“............................
  若不是因为爱着你
  怎么会夜深还没睡意
  每个念头都关与你
  我想你想你好想你
  若不是因为爱着你
  怎会有不安的情绪
  每个莫名的日子里
  我想你想你好想你
  .................”
  安阳看着琉璃赤脚走过竹席,转动着小小腰肢,喉头一阵发紧,左顾右盼着说是谁的歌,真美。琉璃端过咖啡走向他,定定的看着他,眉头微微一挑,嘴唇微微向上弯着,笑意渐浓,嘴角也有了深深的酒窝.....天啊,他就这么痴痴的看着她,根本没有听到她在笑他,她说:“这是莫文蔚的《爱情》啊,安,你不知道莫文蔚么?”
  “...............................
  爱是折磨人的东西
  却又舍不得这样放弃
  不停揣测你的心理
  可有我姓名
  爱是我唯一的秘密
  让人心碎却又着迷
  无论是用什么言语
  只会只会思念你.......”
  他呼的从垫子上迅速站起来说对不起我要走了,转身就走出房间,客厅里麒麟已经回来正蜷沙发上在看电视,看到安阳喊到:“安阳安阳一起来看片子.....”他含糊的回答着有空去BLUES一起看吧,匆匆的的穿上鞋,甚至都不敢回头看,穿好鞋子他才转过头关门,琉璃端着咖啡杯正幽幽的,幽幽的看向他.......
  坐在客厅沙发上的麒麟瞟了一眼琉璃:“咿,你终于见到安了,怎么不高兴?”琉璃喝了一口咖啡轻声说:“他结婚了。”麒麟沉默,琉璃默然退回屋。
  房间里依然流动着莫文蔚的歌,她坐在电脑边,打开文档,找到那个叫“安的文集”的文件夹,长久的凝视着,最终把它扔进了回收站。
  他没有打车,一路审视着自己,揣摩着自己,慢慢的往回走。他要忘掉她,他一定要忘掉她,忘掉她那些轻舞飞扬的文字,忘掉她长长的编有羽毛的辫子,忘掉她黑白分明的眼睛,忘掉她幽幽看向他时的眼神.......
  他回去家已经凌晨了,枝子在睡觉,他没敢进卧室,去书房上网。看到玻璃拔丝的新帖子,她已经换了新的签名:
  "我知道我已经迟了迟的太多.......我听到有人在轻轻的叹息在天堂和地狱之间我一生的向往暗暗沉没心中刹那的疼痛幸福悄然裂成了碎片....."
  她又一次的刺痛了他,他知道她在线,社区的用户显示她在。安阳咒骂着自己,还是忍不住查了她的资料用OICQ呼叫她。要么你拒绝我,要么我们一起沉沦吧!阳祈祷着她通过他的验证。她很快通过了验证!他却不知该和她说些什么,她用了一个加菲猫的头像,当那个头像闪动起来的时候他的心也在跟着跳,她只说了声HI....。他不知道自己多久没有这种感觉,手也在发抖,心里翻起模糊的甜蜜。他也说:HI~混乱的谈起今天的聚会,电影,网络,他开始在线上絮絮的给她讲起他和枝子的故事,他怎么在日本遇到她,她为他放弃了多少。“她对我真的真的很好啊.......在我最落魄的时候是她帮了我,她不顾家人的反对离开了日本,跟我来这里,她甚至不会说中文,她只懂日语和英文....她为了放弃了一切.....”安阳奇怪怎么会这样对琉璃说起来了,象个中年妇女似的,毫无意义的一遍一遍重复着,念叨着。琉璃一直在那边沉默着,最后打出一行字:“你不用和我说这些,你用不着对我提防,我不会对你造成任何威胁,安。”安阳一下酒醒了一半,这个冰雪聪明的女孩......没错,他根本是说给自己听的!哈!多么可笑,他原来一直在说给自己听,他在警告着自己,酒精将他麻醉了,爱情却已经成功的把他偷袭,理智告诉他:不能不能爱上她,不能不能不能不能不能不能不能不能........可是他好想大声喊叫,喊什么他不知道,可他有想喊的欲望。他的妻在隔壁熟睡着,他在网上和这个令他心动的女孩聊着天,这算不算精神上的外遇?可是,他对她聊的竟然是自己的妻.........玻璃拔丝在那边沉默着,然后头像隐没了。
  琉璃你已经对我造成威胁了,你的存在就是一种威胁,你就如同那晶光粲然的琉璃水晶对着我闪闪发光,告诉我我如何能逃避你?告诉我我如何能远离你?
  他只见过她一面,只一面......
  如果能逃就逃吧,他小心的错开俱乐部的活动,神情冷漠的看着她的每篇帖子,他看着她在他的OICQ上上线,下线,他没有和她打过招呼,他看着那个加菲猫的头像,它再没有闪动起来过。
  
  那天是要给枝子买生日礼物的,他在伊势丹看到了她。白色的衬衣,白色的长裙,头发里编进小颗的珍珠,依旧梳着长长的麻花辩,手上戴着一串串细细的银镯,随着她撩起头发的动作叮当做响。琉璃好象什么也没有发生过的看着他微笑着,露出小小的虎牙,她说:“嗨,安~好久不见了。”他一阵冲动说:“你吃了么?”琉璃莞而,“吃什么?”他象个孩子似的跑过去拉住她的手带着她大步跑起来,边跑边说说:“来,我请你吃Haagen-Dazs。”他就那么拉住她的手了!!!他就那么拉住了......她的手那么小,那么娇柔,畏缩着,颤抖着,他更用力的握住,霸道的不松开。如果见到了,就不要逃了吧......他一直握着她的手,一直一直到进店,选冰激凌,坐下来,琉璃刚想张嘴说什么,安阳大力握紧急急说:“原谅我的放肆好么?”琉璃看着他,长久的看着他,没有再把手抽回。
  他们点了桃醉浪漫,欢乐时光、白色天鹅湖........琉璃说真奢侈。安阳微笑:“爱她,就带她吃哈根达斯!”琉璃摆弄着冰激凌不语,安阳说:“怎么了?你不喜欢吃?”琉璃低着头慢慢的说:“当我喜欢一个人的时候,我不仅想请他吃一次哈根达斯,我还想和他在一起吃下一次,再下一次,再下一次.....我要和他一起吃早饭,吃午饭,吃晚饭,看着他做各种事情,看着他工作,看着他笑,看着他哭,我要和他一起看影碟,一起玩电脑游戏,感冒的时候喂他吃药,陪他打针,和他一起有自己的宝宝......安,和你一起吃哈根达斯的那个人不该是我,请你别给我这种幻觉,请你,请你别给我这种假想的幸福......。”琉璃抬起头,眼里满满的都是眼泪,晶莹着闪烁着,仿若一碰就掉。安阳觉得自己心都碎了,升腾又跌落...他慢慢的慢慢的放开琉璃的手,琉璃飞快抽回她的手拔腿跑了出去,留下一桌姹紫嫣红的冰激凌........
  
  他最后还是忘了给枝子买生日礼物。
  
  安阳期待着琉璃再次上线,可是她的头像始终是灰暗的,再没有过鲜明的颜色。他知道BLUES是每周都活动的,他去不去?他去不去?他烦躁着,郁闷着,枝子看出来了么?她只是那么安静的对待他,象一个标准的日本妻子,他其实早就烦躁,早就坐立不安了吧~从他第一天看到那个叫玻璃拔丝的人写的文章。他甚至翻译成日文将给枝子听,给她讲网上这些有趣的事,讲他们的聚会。枝子说真好,可是她并不想参与进去,她说那是属于安阳的世界。有一天枝子在枕边轻声说:“安阳,让我们有个孩子吧?”他心头大乱,孩子?“好吧....”枝子的安静让他习惯了对她说好吧,如果不说,他会觉得自己太混帐了,他已经有了一个完美无缺的妻子,一个幸福的家,他还想要什么?可是另一边琉璃的字象一把锋利的刀深深的刺进他的心:
  我听到有人在轻轻的叹息在天堂和地狱之间我一生的向往暗暗沉没心中刹那的疼痛幸福悄然裂成了碎片.....
  他在睡梦中展转反复的叫着她的名字,枝子醒来晃他的肩:“安阳,你在说什么?”他在心里长长的叹息,用手揽过枝子的肩小声说:“没什么......”眼泪从眼角悄悄滑下来落在床单上。
  为什么有的人相处始终是平淡的,有的人一接触就有燃烧起来的感觉,哪怕如同烟火只有瞬间绽放?他看着枝子安详的脸,心抽成了一团。
  后来几次活动安阳都没去,大家叫他去,他都推说做设计实在太忙。
  
  BLUES酒吧里,麒麟不耐烦的陪琉璃坐着,“我说你怎么这么晕啊,不知道谁让你来的你就来了?”琉璃笑:“传呼里又没有说清,留的是英文,不过能知道咱们在BLUES聚会的一定是圈里的人。”话音一落,酒吧门一闪进来一身穿套装的俏丽女子。她环视一圈然后直直的向琉璃和麒麟走来。琉璃低声说:枝子......麒麟看看她,“你在说什么?”
  枝子已经走过来微笑着用日语说:“你是琉璃小姐吧?我经常听安阳说起你。”麒麟在一边张大嘴巴,看看琉璃:“这个日本女人叽里咕噜说的什么啊?你认识她啊琉璃?”琉璃沉下脸:“麒麟你到一边去,这人你不认识。”“我不认识?笑话!我从幼儿园就和你在一起了!”麒麟嗅到了来着不善,不肯走。“走开麒麟!”琉璃对枝子微微一点头:“你好,枝子小姐。”麒麟睨了枝子一眼,离开座位。退到吧台上,叼着吸管看着她们。枝子保持微笑,是那种带点嘲弄冷冷的笑容,让人觉得不舒服的笑。她笑着眯起了眼睛:“我知道安阳很喜欢你,不过,琉璃小姐请你记住,那是我的丈夫。”“可他过的不快乐,你好象并没有尽到妻子的义务。”“可我从日本和他来到中国。”“那是你的事,没有人强求你。”“没有我,就没有今天的他。”“没有你,的确没有今天不快乐的他。”“你怎么知道他不快乐?!”“Stillwaterrundeep,越静的水越深”琉璃挑起了眉毛,和我斗嘴,你差远了你。枝子一直在笑,嘴唇微微的发抖:“我不会让安阳离开我的......你不要以为我们日本女人都是安静乖巧的.....”她从包里取出一瓶容器,琉璃皱眉看着她,这个女人要做什么?枝子迅速摘地掉盖子将瓶中的溶液一气泼到琉璃脸上,整个酒吧顿时散发出浓浓的汽油味。麒麟尖叫着从吧凳上跳下来,人们一下骚动起来。枝子把瓶子啪的扔到地上大声用英文说:“shutup!!!”汽油带着巨大的油腥味道,滴答滴答的从琉璃的头发,脸上,衣服里流出来,一滴一滴的滴落在地板上。枝子另一只手紧紧握着一个打火机,她脸上已经没有了笑容:“我警告你,你带着你那风情万钟的语言离安阳远一点,我什么事都做的出来,我是日本人,你们不能把我怎么样。”麒麟冲过来,看到枝子手里的打火机又刹住,紧张的看看琉璃又看看枝子,小声颤着叫:“琉璃?琉璃?你没事吧,要不要报警?....”琉璃稳稳的坐着:“我没事,麒麟,让她走。不要报警,别把事闹大了。她以为自己在上映电视肥皂剧呢。”麒麟看看枝子,实在不理解琉璃怎么在这个时候还能如此幽默,她怒视枝子用英文一字一字地说:“YOU!GOOUT!!!”枝子慢慢收起容器,收起打火机,对琉璃微微一鞠躬,转身缓缓离开酒吧,关上门前又转回头来“琉璃,我佩服你的镇定,你不愧为安阳喜欢上的女人。可惜你们认识的太晚了。还有,我已经怀孕了,我们要有孩子了。”门一闪,这个日本女人就消失在了大家的视线里,好象她从来没有来过一样,只留下浓浓的汽油味道证明刚才是真实的发生过。整个酒吧就象电影里的定格,每个人都卡在了那一拍,看着枝子走出酒吧。琉璃身上的汽油一滴一滴的滴在地板上,麒麟先反过劲来喊到:“水水水!老板快拿水来!”琉璃慢慢的拿起桌子上的面巾纸擦干脸上的汽油。麒麟大骂着:“他妈的那个王八蛋日本女人是谁?”琉璃默默的擦着汽油一声不吭。麒麟用力去晃她的肩膀:“拜托你说出来好不好!琉璃!琉璃!!告诉我她是谁!为什么要这么对你!你告诉我啊!你告诉我啊!!!”麒麟晃着晃着看到琉璃眼中已经有了满满的泪蓄积着,就是,不流出来。她心中一阵酸楚,把琉璃一把拥在怀里。
  当晚上12点,琉璃没有回公寓,当时只是说回去换换衣服,结果走了以后再没有回来,手机也关了,公司也没人,麒麟开始着急起来,给周围所有人认识的的人都打了电话,也通知了安阳,她只告诉安阳琉璃在酒吧和别人闹了别扭现在还没回公寓,手机也关了,不知去了哪里。安阳一听急了,放下手里的活就出去找了。
  当安阳看到琉璃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她一个人在大雨里默默的走着低着头。安阳隔着街大喊一声琉璃。琉璃漠然的回头看到是他,转身拔腿就跑。安阳气的大叫一声,扔掉伞一咬牙冲进雨里一路狂奔。两人在暴雨中奔驰着,越跑距离越近,安阳在后面伸手去抓琉璃的手,琉璃大力把手甩开,安阳一把揪住她的包吼到:“你疯了么!这么大的雨!你能不能叫人放心点?!”琉璃用手抹掉脸上的雨:“你凭什么管我?你有什么资格管我?”安阳怒极而笑,点着头:“我没资格管你,我只是喜欢你,是的,我没资格因为我结婚了!可我还是喜欢你!!”琉璃大喊了起来:“那你能离开她么?你能离开枝子么?你能给我什么保证?!一句我喜欢你就够了么?你说出来有什么用?!我要的不只是一句喜欢就够了!你还不如林可呢!”安阳又气又怒:“可是我是真心喜欢你!你让我有燃烧起来的感觉!那种在心头熊熊燃烧的欲望,你知道么?!我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起码我是真心的!”“哈.....哈哈!”琉璃指指他大笑起来:“燃烧?!燃烧有什么用!凡是燃烧的东西都不会长久,不会的!!”她大力挥舞着胳膊,然后整个人象纸人一样软软的倒了下来。安阳觉得自己心也随着她倒下浸泡在雨水里了,冰凉混乱成一团。他抱起琉璃拦了一个出租车直奔医院而去。
  琉璃得的是急性肺炎。
  在她生病的这些天,呆在她身边最多的居然是麒麟。给她送饭买报纸杂志鲜花水果,甚至偷偷把电脑笔记本带进来。安阳忽然觉得自己有点看不透这个女子。琉璃不理他,看到他仿佛看一堵墙,没有表情,没有话。安阳只站在门口看着她,然后再离开。
  枝子告诉他她已经怀孕了,她还是那么平静的说:“安阳,我想让孩子出生在日本。”安阳开始办出国手续,他要回日本,带着枝子回日本。他忘了他来中国是做什么的,他忘了他回日本做什么,他忘了自己已经几天没有见到琉璃,他唯一忘不掉的还是她,晶莹粲然的琉璃........
  琉璃出院的时候他去看她,安阳按着门铃她不让他进去,他站在楼下一遍遍的用手机给她打电话。他终于看到琉璃跑了出来。安阳站在楼前看着黑暗中的她,他说:“琉璃,我要走了,回日本....”琉璃无动于衷的说你走吧。他心里泛起冷意,他要走了,他就要走了,永远的离开她,这样能彻底忘了她么?这样真的能么?忘掉琉璃这个名字么?!他掉头走开,又大步地跑回去,一把把她拽进怀里狠狠地压在墙上,揽过她的头重重吻下去吻下去吻下去.....她的嘴唇柔软极了,象是风里的樱花花瓣,带着微微的香气,只是,只是没有温度.......她在他怀里闷声抵抗着,用手推,用脚踢。他只把她抱的更紧,更用力,琉璃忽然停止了挣扎,一动也不动的靠在他怀里。他放开她的嘴唇,如同放弃一个甜蜜的美梦。他听到她用很小很小的声音说:安,走好.......安阳感觉自己脸湿了,不知道什么时候,眼泪已经流了一脸......
  20天以后,安阳和枝子一起离开了上海回日本。临别的时候安阳请大家吃饭,琉璃没有去。麒麟忽然认出了穿红色套装的枝子指着她大骂起来,林可只得把她架了出去。枝子小鸟依人的依在安阳身边,大家都说安阳的日本妻子漂亮极了。安阳笑着,只是觉得更加疲倦,笑容里不觉有了倦怠。
  他再没有见过琉璃。
  在做飞机飞离中国的上空时,安阳忍不住又一次泪流满面。
  他想起来那夜他吻的琉璃,她那如同樱花花瓣般柔软的嘴唇,她那些美丽令人心痛的文字......他再一次的想起琉璃帖子里的话,一切都将远去,爱情要么燃烧,要么平淡,两者永远不可能并存.......


永久地址 永久地址: http://www.shici.cn/feed.asp?q=comment&id=8676

此文还没有评论.

您无法为这篇诗词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