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心中的新娘
[ 2007-06-18 22:41:48 | 发布: 水之痕 ]
字体大小: | |
在我3岁生日那年,父母给我买了一架“星海”牌钢琴,从此,我所有童年的欢乐都被这架钢琴给扼杀了,再也不能像从前那样牵着晖哥哥的手去屋外玩耍了。
  我从早到晚没完没了地关在琴房弹奏练习曲。学钢琴是父母强加给我的,一直以来我就有一种极端的抗拒心理。那时,小小的我根本不懂钢琴家是什么?只觉得自己被整天锁在了笼子里。
  在一个练琴练得头晕转向的傍晚,我听到窗外有人在吹口哨,抬头一看,晖已经爬在我家一楼的窗台上。他拿着一只蜻蜓风筝,约我一同去放飞。我在晖的帮助下越窗而出,他走在前面牵着我的小手,我兴奋得蹦跳了起来。
  那次偷玩之后,晖经常在放学后把我从窗户里“营救”出来到外面去玩。终于,我们的“小把戏”被大人们发现了。那天母亲提前下班回家,撞见了我和晖正满头大汗地在一起快乐地追跑着,母亲有些恼火,但没有责怪我们,因为她和晖的母亲曾半开玩笑地定过“娃娃亲”。
  后来我成了音乐附小的一名学生,我的学校和晖的学校挨得很近,我们相约着一同上学。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我考上了高中,晖也进入了一所理工院校。长达15年的学琴生涯,使我终于成了音乐学院音乐系的一名学生。
  按照感情的发展,本来我或许会跟定晖,但节外生枝的事发生了。我的钢琴老师是个二十七八岁的大男孩,他叫韦康,是毕业于本校的研究生,他弹得一手绝妙的钢琴。不知从哪天起,我开始喜欢上韦康教的课,从不缺席,只要是他在课堂上布置的曲子,我会努力练习。在众多的学生中,韦康也一直对我辅导的时间最长最有耐心,他深知我那位当轻音乐团团长的父亲一直希望我能不负重望地成为一名优秀的钢琴家。
  一个周末,晖来学校接我回家。同学起哄说他是我的男友,我急忙解释说他是我“姐姐”的男友。晖很惊讶。一路上,我的每句话都几乎离不开对韦康的崇拜,我说他的手指很修长,弹钢琴很有力度,音乐修养也很深。晖默默地听着,一言不发。回到家,我又在父母跟前把夸奖韦康的话重复了一遍,父亲对韦康产生了兴趣,让我邀请他来家中做客。那一晚,晖明显地少话,他吃完饭起身告辞。我没有挽留。
  韦康欣然接受我父亲的邀请,而且时间就定在下一个周末。第一次,我拒绝晖来学校接我,因为我又带了另一个男孩回家。在我的琴房里,韦康坐在地毯上听我弹奏《少女的祈祷》。我倾心弹,他用心听,我的初吻就在这一晚献给了韦康。
  毕业后,我被分配到父亲的轻音乐团当了一名钢琴演奏员。这期间,我和晖很少联系,只知道他在一家设计院工作。在我和韦康快要结婚的前夕,我为他收拾零乱的单身宿舍,无意中我读到了他的一篇日记。他倾诉了内心的苦闷,说是为了实现他成为钢琴家的理想,为了调进轻音乐团,才不得不娶我,其实他心中深爱着的是另一位姑娘,并且依然在感情的漩涡中难以自拔……
  我泪如雨下,冲出了他的宿舍。我把自己关在琴房里整整两天,任凭双手在琴键上猛烈地敲打!我的手指受伤了,流血了,我的心在剧烈地疼痛……就在这时,一双大手有力地盖住了我的手。晖来了,他总是在我最需要安慰的时候出现在我的身边。我发誓说:“从今以后我再也不弹琴了,是钢琴害了我!”
  晖摇摇头,深沉地说:“弹琴没有错,是爱情错了位。请你为我弹一曲《梦中的婚礼》吧,每次听你弹一遍都会令我激动不已,因为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你就是我梦中的新娘!”
  三个月后,我和晖举行了婚礼。他以自己真诚的爱实现了他的梦想。


永久地址 永久地址: http://www.shici.cn/feed.asp?q=comment&id=8693

此文还没有评论.

您无法为这篇诗词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