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尘埃里开花
[ 2007-06-18 22:43:19 | 发布: 水之痕 ]
字体大小: | |
那天,我是走着回家的。路上车来车往,我踩着脚下的方格子在走,眼泪却在我的心里和眼里走!!!
  偶尔有三两个骑自行车的人经过,都不无惊奇的回头望望我。强忍住泪水、一脸落寞的我,一个人沿着江边慢慢地走着。
  而我脑里此时什么也没有,只有她给你留下的一句话:"从此,你便成了我今生最重的牵挂!"这句话,在我脑海里放映了不止千遍!
  于是,我决定要离开这儿。这一晚,我开始失眠了,在以后的一段日子,常常在夜晚,毫无缘由的醒来、睡去,又醒来……
  日子仍就这样过着,电话里传过来的你的声音透着丝丝的沉重和疲惫!不知道是为工作亦或是为了她?
  第二天,我又不由自主的打开了你的留言信箱。我希望里面什么也没有,但是……留言仍是一大串的。
  第三天,我提出了辞职。
  这晚,我已不再天真的幻想今夜她不再给你留言。"想念你的日子很苦,外表坚强的我,其实内心很脆弱……"仍是一段让我落泪的留言。放下电话,我茫然失措。
  脑子里一片空白,我无法让自己闭上眼睛,因为,只要一闭上眼睛,就会象放电影一样的闪烁着那几句话。于是,我就只好睁着眼睛,但是,睁着眼我又流泪啊!唉,真的是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我告诉自己,从今以后,直至离开你为止的那段日子,我一定要笑着面对你,不能让你察觉出我的不快乐,不能让你不快乐!
  表面上,我是做到了。我装着什么也没有发生过,象刚认识你的那段时间那样,每天笑着面对你。有时,当忧伤忍不住要跑出来的时侯,我马上对自己说:"笑一笑,这样的日子已经不多了。"可是,真的,我却真的想靠着你的肩头大哭一场。
  直到有一天,我再也忍不住将"鸥"的事说了出来,你什么也没说,我什么也没问。随即释然一笑,"天空已变蓝,何必再添上几朵乌云呢?"
  接下来的日子,就是每天笑着面对你了,而你也不似前段时间那样的心情沉重。乌云尽散,该是太阳出来的时候了!
  日历在一页一页的撕去,能够在一起相处的日子在一天一天的变短。
  我们谁也没有再提起过那个叫"鸥"的女孩。既然事已至此,又何必再制造一此不愉快的回忆呢?。。。。。。
  可是,今天,却让你知道了我要走了消息。让我有一种暴风雨已经提前来临了的感觉!没有写完的信和没有做完的幻灯片,我已经没有心情和精力再去继续。算了吧,就这样寄给你吧!
  可你并不知道我要走的真正原因,我想在我走之前,你是永远不可能知道的了!韩国有名谚语:该走的时候,离去的人的背影是美丽的!
  一切的一切都已消散,以后的日子请多多保重!飏慃飏飏飏
  99年7月18日后一篇
  独坐在冷冷清清的办公里,有一种落寞的感觉在心底升起。
  今天,你打电话来了,短短的几句话,让我感觉到了如此的陌生与距离。……………………………………
  就让一切都省略掉吧!
  我永远也无法见到他看信时的模样了,我想。放下所有,带着一颗微缩的心,又要独自踏上漫漫的历程了。
  收到信后的尘恍然大悟,试图解释和挽留些什么,说"来青岛看看我吧!(青岛是尘生活的城市)
  但此时,我已买好了去贵州的火车票,没有摇头也不没有点头。
  从城市到贵州,我带的行李极少,甚至没有一个关于尘的字。但我仍能感觉到心的负累----尘仍象梦境一样的追随着我的白天和黑夜,在白天的车窗外怎么也穿不透的阳光象极了尘的笑靥,在夜晚的窗外,莹莹的月光犹如尘亮晶的双眸,却是不语。
  尘的气息仍如呆在那座城市时一样的无处不在和四处漫延。
  我想,尘在我走后曾找过我吗?我在黑暗里静静的听着自己的叹息声,一丝戚凉,几许失望。
  手指一遍遍的划过电话的按键,却怎么也拔不完那个已熟记于心中的电话号码,拿起、放下,放下、拿起……当电话里真的传来尘的声音的时候,我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你在哪里?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你还好吗?……"
  "尘,你还好吧?"
  尘要我去他的那个海滨城市看看他,我却仍坚守着当初的那份心情--我不奢望因了一封信而改变结果。
  从城市到贵州又再到石家庄,我一直在尘的那个城市的边缘徘徊。裹足不前是因为没有靠近尘的勇气,与尘的卓尔不凡比较起来,我就象是在灶间拾柴的灰姑娘,除了平凡和一点点不羁以外,我再无其它可值得一提的事情。在此生,又怎敢与尘执手相看呢?
  直至在石家庄的最后一晚,在一个公用电话亭里与尘打了2个多小时的电话----我以为该是终结的时候了。
  我们发生了争执,尘问我为什么宁愿去看一个普普通通的朋友也不愿去看看他,为什么我总是一付什么都无所谓的样子,为什么总是玩笑着对待我们之间每一个应该面对的问题。我理所当然的辩解。
  其实,对于这份因一封信而得到的爱情,我甚至没有太多的喜悦。
  我不相信,我也不希望。
  是不是有些太迟了?!
  我知道尘是一个极其善良的男孩,也许他会傻到用同情和怜悯去等同爱情。
  但我要的是爱,真的爱!
  尘在电话里伤心落泪不止,最后竟哽咽着说不出话来。断续而又执着的说着我走后发生的一些事,说他怎样找我,又怎样找不到我,说我给他仍下一个难题后就消失得无踪无影了,说我那么多天了都杳无音讯,说连一个给他解释的间隙都没有......絮絮叨叨的,没见过他那么生气,也没见过他那么伤心。
  零晨2点的时候,有一颗流星划过天际,拖着长长的尾。我顿然醒悟----原来尘真的在爱着我。
  从未见有过男孩这样哭于我的面前,心无端端的潮湿了,泪不知不觉的坠。
  唉!今生就爱他一个了!
  是该去看看他了。
  ......
  我是最后一个走出站台的人,长长的地下通道有些黑和黯淡。我低着头随着人流往外走,心中想象着尘的模样。
  眼帘忽被一团暗光遮住,一阵旋晕,感觉什么靠近了我。抬头,通道的尽头,在与地面相连的地方,蓦然出现了一个身影,因为逆着光的缘故,周身笼着一层淡黄色的光晕。
  黑色T恤,淡黄的休闲裤外加一束百合花。
  我喜欢百合花。
  真不知道,在这样的城市这样的时节,他去哪弄来的百合花。
  恍惚间,恍如看见一清秀的著一旗袍的旧上海女子,盈盈笑着在低吟:"见到他,我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我心里是喜欢的,从尘埃里开出发来。"
  他说:"飏!!"
  我只是笑着,不语。
  尘比我想像当中还要帅、儒雅和好。
  没有拥抱,没有惊咤,象两个多年的旧友一次稀松平常的见面,飘荡在周身的是一种久违了的熟悉,象回到了家。
  莫非,已认识好几百年?!
  我们的爱情,拉开了帷幕。
  青岛是一个极其安静和美丽的城市,适合培育爱情。
  我们肆无忌惮的漫步在八月阳光下青岛的大街上,将足迹遍印石老人的海滩,将笑声留在城市的空气当中。
  我们在月光下的沙滩翩翩轻舞,我踩在尘光光的脚上看他一点点的陷进沙里,感觉我们也一点点的沉伦进了爱情里面;在12点的栈桥上旁若无人的拥吻,与浪浪海涛合奏一首爱的缠绵曲;在午后的威海路上,尘大声的说"我爱你",惊跑了一只在路边阳光下打盹的猫......
  爱情原来是这般的美妙!
  和尘在一起的日子喜欢擦一种淡蓝色的古龙香水,想:不在他身边的日子,可以让记忆香他满怀。
  尘的笑里有几许纯真和一丝腼腆,像孩子,让我不由自主的沉醉在了他的笑容里面。
  青岛因为有了尘,在我的心中变得最美。
  没有山盟,没有海誓,只轻轻握住彼此的双方,相视一笑,相约--好好爱着。附:曾经的一切已蜕化成记忆,尽管当初也曾刻骨铭心的痛过、爱过,浓时如尘封多年美酒般甘甜,但,回忆起来的感觉却仍是淡淡的,象茉莉花茶饮后的齿间,只萦绕着薄薄的轻香了。 
  张爱玲说:"见到他,我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我心里是喜欢的,从尘埃里开出发来。"
  我也喜欢在尘埃里开花。
  生性的不羁,让我总想去追求一种感觉上的完美。爱情亦是如此,因此寻觅了许久,仍是无法找寻到那个可以在他怀中老去的人。遂关闭心窗,任它屋外风雨四起,我自怡然。
  从不相信宿命一说,但爱情的到来却让我感觉到冥冥中却真的有谁在安排好了一切。
  去年三月的一个下午,偶然的认识了尘。从此便开始了我们的电话情缘。认识的过程有点喜剧色彩,却不浪漫。至今想起仍不解----浪漫的故事为何会没有一个浪漫的开头呢?
  和尘虽在同一个公司,却在不同城市的不同部门上班,他在北方的总部,我却在南方的分公司。长长的电话线和小小的电话机让我们成为了朋友。
  相隔千里,却又近在咫尺。日子因为有了尘,变得轻松写意起来。世界里的阴霾也一扫而光----那时的我仍就苦不堪言的在一段无望的感情中挣扎。
  尘没有带来什么特别的东西,只带了点阳光来做客。
  日子象一首圆舞曲,在五线谱上欢快的舞着。
  尘带来的阳光越来越多,象冬天的太阳,暧暧的照在结冰的河面上,河面升起了冉冉的雾和水汽。
  我一点一点的感受着尘的阳光,一种慵懒环抱着我,让我不由得昏昏欲睡。真想就这样的睡了过去。静静的躺在阳光照耀着的地方,没有喧嚣,没有数不清的人群,没有扮不完的笑脸,只有阳光、空气、水和我,还有尘。
  一粒小水珠滴落在我的脸上,我悚然一惊,水珠说:"你喜欢上尘了!"我喜欢上尘了?我喜欢上尘了么?
  心底深处传来一声叹息,"真的,你真的是喜欢上尘了!"因为尘是一个个性热情、率真、善良、豁达、乐观得近乎完美的男孩,叫人不能也不忍与之擦肩而过。
  尘就是我寻觅的结果吗?
  尘就是我等了八千多个日日夜夜的人么?
  尘就是要和我一起老去的人么?
  也许,亦或不是?
  尘象一块未经雕饰的璞玉,闪耀着质朴的光茫,吸引着我的思想和目光,牵引着我的脚步为之驻留,我深深沉迷在了他的笑声、他的话语和他的个人魅力当中。
  但我们彼此并不没有机会去捅破这层纸,我在等待,也许他也在等待。毕竟,我们还只是在电话的两端啊!谁又相信,对方会爱上一个素昧谋面的人呢?
  日子变得有些沉甸。
  不知何时,心中已植下了一颗爱情的种子,但它总是怯怯的,不敢破土而出,也许,一旦发芽便会迎风疯长,长成一颗参天大树;也许,还未发芽,便已经矢折在了土壤当中。
  日子是越来越沉甸了,象夏日午后郁闷的天气,让人就快要窒息,却又有些莫名的兴奋,因为天要下雨了。
  我们仍就不咸不谈的谈论着工作、各自身边发生的有趣的事,偶尔也说几个笑话。
  我有些沉不住气了----心底有个声音在告诉自己:"失去他,到哪去寻找第二个呢?"可尘仍一如海面飘浮着的小船一只,若隐若现。
  听说,距城市几百里外有一座山,是一个求签问卦有求必应的地方。刚好那几日城市出奇的闷,心情又烦燥不安和郁闷不开,素不信佛的我动了尘念,想去问问佛,尘究竟是不是前世中相约今世里相见的那个有缘人。
  一念之下,没有和尘说一声,便独自踏上了火车。走时,城市刮起了台风和下起了暴雨,心中黯然,"上天是在暗示我些什么么?"
  山上有大大小小寺庙二三十座,我在一座座寺庙间的一尊尊神像前祈祷,祈祷和尘在今生今世能够再续前缘。山上下着大雨,我独自在雨中走了五个多小时。不敢奢望自己一片诚心能感动上苍,只希望几千里外的尘能感知道吧,有这么一个女孩肯为他去经历一些苦难。
  上山前在大庙中抽了个签,忐忑不安的请求一位面善的僧人解签。期望他能给我带来一点好运。签是一支中签,僧人口中念念有词。早已不记得他前前后后念了些什么,独独有一句留在了脑子里----"...秋季与子定佳音...""这算是菩萨的回答么?
  那是去年的6月。
  惴惴不安又面带喜悦的回到了蛰伏了许久的城市,城市仍和离开前一样的压抑和令我无法呼吸。
  尘淡淡的问我这几日去了哪里。
  喜洋洋的说:"去了问佛"。
  "问佛什么?"
  "一个小秘密!"
  日子仍就漠漠的走着,我不知道还要等待多久。
  终是忍不住写了封信给他,寄去了满纸的伤感和一个心形的钥匙扣----本是想送他一半,留着一半的。
  收到信后的尘有些不知所措,但仍如冬眠过去了的青蛙一样寂寂不语。
  满纸伤感虽无只字言爱,但他难道真的感觉不出来么?
  我再也不要相信什么"秋季与子定佳音了"!
  再也不、绝不!
  我更绝望了。
  只是将自己连同发了霉的心情压抑进了箱底。
  阳光躲进了云层,世界骤然变得有些冷了起来,因为没有了尘,没有了尘的阳光味道。
  这时,和尘每日必通一次的电话也断续起来,也不常聊天到深夜了。
  我想,自己可能又要躲起来了----逃避,习惯性的。
  没有了尘的电话的日子,有点苍白和无力,象静止的湖面,再也泛不起涟漪。我也犹如静止在了水中央的一片落叶,风起是我的起点,风落却不知是否终点。
  日子就这样从发根滑落了到了发屑。
  一日无意间知晓了尘的传呼密码,我预感着,也许能从这里找到答案。"罪恶"的念头在脑中盘旋----我想知道尘的近音。
  我祈祷着尘的留言箱里什么也没有,祈祷着不要让我不安的预感实现。
  但是,答案却真的静静的躲在了里面----在遥远的北国,有一个很美的女孩鸥,一如我一样痴痴的恋着尘。
  我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办了。
  多少天郁集在心中的多少个疑问刹时溶化得无踪无影,心也不知何时迷失在了在这城市的夜空里,和眼一起被泪水浸泡着,连同空的记忆堆积了自己。
  还等什么呢?走吧!
  在我们相识第100天的日子,我离开了这无时无刻不在想要窒息我的城市,也远离了一群可爱的人。我是要真的刻意的去逃避掉一些东西了----既然不能承受,何不逃避呢?我已感到自己就要发酵或是就要蒸发了,城市的空气里似乎都有股酸酸的味道。
  临走时,留下了一封信给尘和一组用PowerPoint做成的幻灯片----记录了我和尘从相识到而今相分的春冬秋夏。
  既然不能拥有他,就让他愧疚一辈子吧!
  我在信里写道:尘:
  请原谅我的不辞而别!(很老土的开头是不是?)
  从此,我便真的消失在了茫茫人海当中!
  离开城市的时间已进入倒计时了。在这些最后的日子里,我忙于处理一些走后该发生的事情,我过得很平静也很坦然。象在给自己搭设一个灵堂,不过埋藏的不是自己的躯体,而是这段在城市中的过去。想将往事尘封!
  如果,我再不走的话,那么我就将被打入万劫不复的地狱了!
  我不想这样就这样悄悄的离去。觉得起码,应该让你知道这段日子以来,我的所思、我的所想和我的所触,起码应该用一种特殊的语言来记录下这段日子。于是,我制作了一组幻灯片,给你留下,算是一份相识而后分别的纪念吧!
  从哪天开始的呢,我自己也说不清楚。
  早已不记得我们相识于哪一天,只记得也许早已注定你会在我的生命中留下一个烙印。
  那段时间,是清闲日子的开始,感觉真的好轻松好轻松。但心情却缕不见晴朗。你的适时到来,将往日的阴霾一扫而光,为我的生活增添了一抹亮色。
  你是一个快乐的人,而且,更难得的是,你毫不吝啬的将你的快乐给予别人。----这是表面的你。其实,更深层的你,也应该是忧伤而又深刻的对吗?
  这些,也许就是你吸引我的真正原因吧!
  如果不是因为鸥的出现,我想,我们会这么维持现状下去的,哪怕只是维持这种现状。
  那段日子,不知道是你变了还是我变了,我们的联系不似以往那样多了。即使说话,也是三言两语的。
  真的,在任何事情发生前(除了工作以外)我已习惯于逃避了。
  有一天,我无意中打开了你传呼中的留言,知道了在遥远的北国,还有一个叫鸥的女孩!?忽然间顿时明白这些天来你的反常是有理由的!
  听了她给你的留言,我刹时觉得心的尖端在冒着丝丝凉意,这股凉意从心脏随着血液流遍了我的全身。电光石闪,刹那间我明白了你为什么不象以往那样给我打电话的原因!仅仅是因为她!?
  我问自己"为什么?"
  我也在问你"为什么?"
  "你为什么不能向以前那样告诉我?"
  随即,我又问自己"他为什么要告诉你?"


永久地址 永久地址: http://www.shici.cn/feed.asp?q=comment&id=8697

此文还没有评论.

您无法为这篇诗词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