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姻缘
[ 2007-06-18 22:43:35 | 发布: 水之痕 ]
字体大小: | |
……雾霭飘渺,一介白衣书生行色匆匆,手持书卷,肩背长剑,傲气凌风,卓然不群。不远处传来一阵阵微弱的呼唤声:
  “大哥哥,救救我,救救我呀……”
  白衣书生猛然驻足,回首望去,只见路边草棚下畏缩着一个小女孩,十几岁模样,脏兮兮的小脸蛋儿,破烂不堪的衣着,颈后插着草标,原来是个流离失所的自卖自身的小难民。
  白衣书生缓缓走上前去,白光一闪,挥剑斩落小女孩颈后草标,摸出一碇银两递予她,朗声道:“小姑娘,这里是纹银二十两,快些拿回家去,自谋生计,切不可在此卖身,谨防坏人暗算。”言罢转身就走。
  “大哥哥……你,真是个好人……”
  小女孩泪迹满面,追上来拉住白衣书生飘扬的襟带,问道:
  “敢问大哥哥尊姓大名,小女子知恩图报,如蒙不弃,愿以身相许……”
  白衣书生看了看小女孩天真无邪的面容,笑了笑,朗声长啸,说道:
  “小姑娘万万不可如此,在下李寻欢,江湖人称飞刀小李,救助灾区难民,奉献爱心,实属份内之事,不敢图报。还望小姑娘多多保重,大灾之后慎防大疫……”对社会各界一抱拳,“江湖朋友们,夏去秋来,天气渐冷,看我灾区姊妹住房紧张、药品短缺……”说着捧出捐款箱,吓得路人作鸟兽散。
  小女孩闻听此言,更是感动万分,不知如何是好。只能接过捐款箱,眼睁睁地看着那白衣书生扬长而去。不多时,他已然消失在远处滚滚尘烟里。
  正在小女孩茫然若失之际,猛听得一阵马蹄声碎,不知何处飞来一骑快马,马上人挥鞭扫过,险险伤着她。却见那马上乃一面目狰狞大汉,胸襟敞露,一身臭汗,仆仆风尘,泥水浃背而下,印迹斑斑。
  马在途中被小女孩所拦挡,昴首长鸣,止住去势。大汉飞身下马,一阵皮鞭劈头盖脸,直打得小女孩遍体鳞伤,捐款箱粉身碎骨,里面钞票铜子四散奔逃。骑马大汉突然看到小女孩手中紧握不放的一碇银两,眼放茔茔凶光,劈手夺下银两,破口大骂小女孩冲撞他的马匹,害得他上班迟到,本月满勤奖尽数损失,这点零散银子权作补偿。
  几个路人围来,纷纷谴责骑马大汉的暴行,可又畏惧大汉气势,不知其是否有美利坚老爷撑腰,怎敢高声?不多时自觉无趣也就走开了。
  骑马大汉见众人散去,愈发大胆,以为联合国也奈何不了他,高声狂笑道:
  “我乃名震海峡南北不是东西雅加达十大恶人之首拳打无知儿童脚踢老年妇女的普拉波沃·苏毕安托中将是也……哈哈哈哈哈哈……”
  不等他笑声落地,却只见白光一闪,骑马大汉随即倒在地上,颈上血流如注,明晃晃地穿过一支飞刀。他身后站着的,不是别人,正是匆匆赶回的那个白衣书生。(画外音不失时机响起:为了正义!)
  白衣书生轻轻抱起受了伤的小女孩,吻去她眼角欣喜的泪珠,不觉间,他自己却也是泪盈眼际。
  小女孩轻声问道:“李大哥,你真的……不会娶我么?”
  白衣书生闻言一惊,忙放下小女孩,正色言道:
  “我飞刀小李绝非乘人危难之流。再说,你还是个小孩子啊。”
  小女孩流泪道:“李大哥,如果有来世的话,如果那时你我都是小孩子,你还会不会……娶我呢?”
  白衣书生叹道:“象你这样重情义的女孩子,也许前生来世都是很难找到的啦。”心中暗想:自己一生飘泊无处,注定是个孤独一辈子的人,又何妨给这个小女孩一点点希望之光,虽然渺茫,也能让她在美丽的梦境中成长?想到这里,他就饱含深情地说:“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我一定非你不娶,但你也要非我不嫁才行哟!否则可是不公平的耶--”
  小女孩含笑应声,以常人无法想象的手法,拨出白衣书生背后长剑,挥剑自刎。白衣书生大吃一惊,看那鲜血涌动而出,在她那雪白的脖颈上漫开,小女孩笑得美丽而凄婉。刚刚被吓跑的几个路人又回转而来,齐声叫喊:
  “李寻欢,这个小孩为你而死,你又怎可独生?!”
  “怎可独生……”
  “怎可独生--”
  白衣书生泪洒书卷,路人的声音让他心碎。小女孩的双眼渐渐合上,渐渐地,再也无法睁开……
  每年的这个时候,都有几个肤色不同面孔迥异衣着毫无相似之处的人来到眼前的这个草棚下,给一座简陋坟墓添几柱香火几锨土,几束鲜花几盏灯。在这个村子里,传颂着一段美丽的传说,讲述一个青年书生和一个小女孩的故事,他们是曾经相爱的,他们是同时死去的。也许爱是永恒,也许只是在那短短的一瞬。
  村子里的人都说他们在神话的国度里生活。
  他们是同一张网里的游鱼。
  他们是同一座室中的花朵。


永久地址 永久地址: http://www.shici.cn/feed.asp?q=comment&id=8698

此文还没有评论.

您无法为这篇诗词发表评论.